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少年懵懂,中年拼搏,老年恬淡——六十六岁携手再前行

 
 
 

日志

 
 

记忆中的老北京的胡同,四合院 (一) 作者 圣诞猪  

2016-02-18 10:08: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时老北京的胡同,四合院,留给了我太多的记忆。尽管走北闯南四十年,(包头,南京工作生活了各二十年。),它在我的脑海里总是挥之不去。
                         
    老北京胡同的名字很有意思。我们居住的胡同叫后拐棒胡同。我的小学同学有住在‘前炒面’胡同,‘后炒面’胡同的;也有住在‘大烟筒’胡同,‘小烟筒’胡同的。我念书的小学叫‘新鲜’胡同小学,每天和伙伴们去上学,我们可以穿过前拐棒胡同到东口,隔过两条胡同过马路就到了新鲜胡同,还可以隔过前拐棒胡同,经过石碑胡同,穿过礼士胡同到东口,隔一条胡同过马路就到了新鲜胡同,或可以隔过前拐棒胡同,礼士胡同,穿过演乐胡同到东口(途径演乐胡同工人俱乐部)再过一个马路,正对面就是新鲜胡同了。当年的新鲜胡同小学分为东,西两个校区,前者供高年级的学生就读,后者供低年级的学生使用。

    记得儿时我曾经问过母亲,“有没有左拐棒,右拐棒胡同?”母亲摇了摇头笑了:“听说西城有大拐棒胡同和小拐棒胡同,那那有没有大炒面,小炒面胡同呢?”母亲又笑了:“没听说过‘。关于胡同名字,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母亲让我们猜谜语:黑,白,轻,重,打四条胡同。见我们谁也猜不出,母亲就一点一点地引导我们。从此我就记住了北京还有这四条胡同:煤渣胡同,棉花胡同,灯草胡同,和铁狮子胡同。

    我家居住的后拐棒胡同xx号是个典型的四合院。一大溜三间大北房,对面是南房;东,西厢房各有一间半。从大门进院子要经过一个过道,是在院子的东南夹角的位置;东北夹角的位置是一间厨房;西北夹角的位置是一座佛堂;西南夹角的位置是一个厕所。院子挺大的。记得每年冬天我的两个哥哥都会在院子里靠南边,东西方向泼出一个长方形的小小溜冰场。胡同里的孩子们就会纷纷跑来出在上面玩儿打出溜。有不小心摔倒的,常会引得伙伴们阵阵开心大笑。更有淘气的趁前边的人不注意冲上去,结果两人一起滑倒,就更引起大家的喝彩哄笑。每到周日,小小溜冰场周围会围满了观众,我们很多女孩子也会前去围观。那是因为在门头沟银行工作的爸爸放假回家后,总会脚蹬一双冰鞋,(我后来才知道那是花样冰鞋)在小小溜冰场上自由滑近滑出。时不时还会摆出的几种姿势。把那帮只会在冰上“出溜儿来出溜儿去”的孩子们都看傻了眼。

    在胡同里一起长大的孩子叫“发小”,因为自打穿开裆裤起就一起玩耍,嬉戏。有没事爱找乐子的,也有动手打架的,然后就哭着鼻子到人家里去告状的。若是有人找上我家门来告状的,我母亲从不护着自己的孩子。有意思的是我家最小的弟弟,因他生下来就有八斤重,又在我家男孩子中间大排行第八,就起了个小名叫“小八”。他从小身体就壮实,人又憨厚,街坊四邻的大妈大婶都很喜欢他。和同龄(也就七八岁)的孩子一起玩时,他从不欺负人,还好打抱不平。孩子们也都管他叫“八爷”。这次不知为什么给他惹急了,就动手打了一个小伙伴。对方跑到我家告状:“您管你们家八爷不管啦?”母亲遂笑着问:“我们家八爷怎么啦?”那个小孩子抹着眼泪说明了原尾,小弟刚要辩解,母亲照着他的屁股上“啪啪”就是两巴掌。“你看,大妈给你出气了。”那个孩子破涕为笑,跑了。小弟只得委屈的站在那里,听着母亲的一顿训斥。在旁的我不解地问母亲,’您为什么不听小八辩解呢‘。母亲说;“小孩子们一起玩,磕磕碰碰的难免。又不记仇,一会儿就忘了,又一起玩了。人家给他告状,肯定自有人家孩子理由,咱不能只护着自家人。”

    孩子们在学校里是同学,在胡同里是玩伴。那时作业不多,大都在学校里完成了。放学后把书包往地上一撂,就开始玩。我家的院子较大,一般女孩子都愿扎堆在我们院里,或跳房子,或踢毽子,或跳皮筋。男孩子大多是在胡同里推铁环,或分成两拨“斗鸡”,还有一群喜欢弹球和拍“洋画”的孩子。(洋画是一种比扑克牌略小点的,绘有各种图案的画片)我记得我二哥的一个小学同学,特别贪玩。可是他家有一个两三岁的弟弟要他照看。于是他就让年幼的弟弟骑在他的脖颈上。毫不耽误地趴在地上和小伙伴们弹球,拍洋画。在这群人里,我二哥可是个高手,他私藏的一个大盒子里装满了赢来的各色漂亮的玻璃球,同样的另一个大盒子里则装满了种类繁多的“洋画”。包括像“西游记”,“水浒”,“三国演义”,“红楼梦”等书中的人物画像。当然,二哥经常在收获满满的战利品的同时,也收获了满身的泥土。想想也是,在地上摸爬滚打,难免把衣服搞得黑不溜秋,外带着一双脏爪子回家吃饭,能不挨大人的骂吗。每次都是母亲站在院子里边数落边掴打完他身上的灰土才让他进屋门,然后立马就逼着他他到洗脸盆里洗手。二哥虽说淘气贪玩儿,但在学校里还是个中队长,老师们都很喜欢他,所以母亲对他总是疼爱有加。(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