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少年懵懂,中年拼搏,老年恬淡——六十六岁携手再前行

 
 
 

日志

 
 

白桦木树皮 (mked)  

2015-06-05 07:57: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黑夜到黎明,历时四五个钟头,生命体验了一把在生长着稀疏白桦林的山谷中从迷失方向到探到路标,继而重新上路的经历已属不常见。
那年在鹿城的X中学,深秋正是收获土豆的季节,为了让全校教职工家家地窖内冬储蔬菜内容更加殷实丰盛,在两位乡下家里盛产此物身居城里工作的年轻同事的攒都之下,因热心为大家张罗杂事而被哄选成工会组长的我,多少认为那个地方自己应该熟悉(离自己的下乡地并不远),又有两位熟门熟路的年轻同事的鼎力相帮,就向校领导请了战。正好那几天校内唯一的卡车没去伊盟拉煤,于是就顺利的领下了任务,同时还应承下领导交代的另一个任务,回来时还要设法多拉几只全羊割,也好给家家冬季的餐桌上多增加些肉类。
顺便说一句,八十年代我们那里的市场供应很差。本来是盛产牛羊肉,土豆白菜胡萝卜的好地方,商店的货架上却经常是空空如也。于是就出现了这种情况,如果你摊到了某个好单位,工作不仅顺心,你一家人的吃喝穿戴等日常生计就会比别人家好得多。我所在的学校虽说不是什么名校,但单位小,人少好办事,外加员工整体上比较年轻,工作生活热情高,干什麽事情都是领导群众一起上。套用管理学的一句话,就是干群的救生艇意识比较强。在那个经济大环境比较恶劣的情况下,我那个单位福利搞得还算不错。
为我们这趟出差开车的司机小张从入秋天天就是去伊盟拉煤。当地盛产的煨炭直至今日都是我们这个地区冬季取暖的主要燃料。一听说要跑到后山去搞土豆和羊肉,这位不爱说话的小伙子临出发的头天晚上就把车里车外整的干干净净,油箱也灌的满满的。那年头油票很难搞,好在他老爹是运输公司的人。多搞些计划外用油不算啥事。
一大早汽车开出学校后不久就爬上了通往郊外弯曲的高坡,洒满了土石的路面让我们乘坐的嘎斯车不时的发出各种震荡的怪声,很快我们就都成了昏昏欲睡的模样。中午过后,来到了同车两位年轻同事的村里。看到家院里整齐的堆放着十来个已经装好土豆的大麻袋,那新鲜个大的土豆把袋子涨得鼓鼓的样子实在是可人爱。
很快家里人就把酒菜摆上了炕桌,后山的农家菜永远都是老几样:用胡麻油或菜籽油反炝的凉菜(土豆粉条,萝卜丝,酸菜丝,黄豆芽等)猪肉土豆粉条酸菜大烩菜,馒头烙饼摊鸡蛋等。
一顿饭连吃再喝折腾了近3个小时,黄昏时又驱车赶往另一个地方,羊场沟,这个地方听名字就知道是个产羊的地方,据说四里八方的人们秋冬天都到这里来买羊肉。
到羊场沟时已经是掌灯时节。见到人家已经把刚刚宰杀好的几只全羊整齐地摆放好了。心里好生感动,虽然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买卖,但那也是主人的一种信义呀。几天前才在学校见过面的一位同事的老爹,一位羊场沟当地的老羊倌亲自带着几位后生连宰带杀的搞了一天,就把事情如此利索的办完了,这能不让客人痛快吗?
当然,事情办痛快了就有了以下后续的活动,接着吃喝呗。主食就是土豆杂碎汤,当然还有好吃不过的羊汤面了。
事情办得越顺利往往就越会有可能招来霉运。再度酒足饭饱之后的司机小张仗着年轻人的冲劲嚷嚷着非要当晚就要返回城里,而那两个年轻人也是推波助澜地跟我不停地叨咕,还说他们知道一条近道,山路并不太复杂,只是在途中要穿过一片树林子。
我于是也就稀里糊涂的随了大流。心想早点赶路回去也未尝不可。这个季节天晴雨少,来时路况不错,回去也不会有多大问题的。
但麻烦还是出现了,车子开着开着小张就发现迷了路。更为要命的是本来指路的那两位年轻人也瞌睡得迷迷糊糊。此时撸开袖子一看手表,才知道已经是午夜两点。而车子已经在昏暗幽静的,身边不时依稀可见白桦林木的山谷中绕来绕去多时了。
夜朗清空,初冬的味道就在鼻子跟前。没有月色的夜晚繁星虽是满天,但要从周边都是如此一般模样的山谷中间中寻找出归回的道路我看得等到天明了。
被迫停住前行的车子之后我叫醒了两位瞌睡虫。听到迷路的消息后两人的酒似乎也醒了一半。这是个有狼出没的地方。最终还是土生土长的他们想出了主意。怕夜半天冷他们就让我们先呆在车里,同时很自信地向我保证,儿时他们曾在此地和父辈们打过猎的经历可以唤醒他们对地形地貌的记忆。只见他们下车后直奔最近的一棵白桦树,用随身携带的小刀将桦树皮剥下,然后再用打火机点燃后看了着四周,之后又走到不远的高处或低处如法炮制地点燃着桦树皮并不停地商讨着什么,约二十分钟分钟后当他们带着满身的寒气回到车里后终于兴奋的告诉我们,他们发现了一块他们小时候较为熟悉的石台。之后我们也跟着下车,并再次不停地点燃着桦树皮,借着亮光共同来到那个石台。趁空在那里抽烟的时候我被告知,此地距离可以回城的沙土路虽然至少还有十几里,但至少从这里走就不至于再次迷路了。
于是,在卡车大小灯不停的变换之中,间或两位年轻同事不断轮流下车,剥下桦树皮并点燃以此探明路标之中,我们终于迎来了远方的黎明。
当我们顺利的回到学校时。我提醒他们最好不要声张小张喝酒迷路一事。不过几天之后事情还是在底下悄悄传开了。不过领导似乎也没多大的过问。反正事情办成车子没坏人没出事就算大功告成了。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