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少年懵懂,中年拼搏,老年恬淡——六十六岁携手再前行

 
 
 

日志

 
 

黄(家)花园 第七篇 (美可多)  

2015-06-23 11:08: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家花园有名人吗?有啊,你,我都是嘛!
其实所谓的名人,统统都可以规范在“有名字的人”的范畴以内的。只是从古到今,人们总是习惯把那些在社会上有一定地位或声望的人定义为名人,而其余的就都是“如蝼蚁般的众生‘,或干脆就叫草民罢了。
当年我居住的鸿德里旁边的思治里就有一位名人,那就是目前尚健在的,集作家,画家以及文物保护工作者于一身的冯骥才先生。顺便在这里也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前几年纪念耀华中学85周年校庆的时候,校方为了聚拢人气,愣是把冯骥才作为特别嘉宾邀请入座到了主席台上,其实冯先生并非耀华校友,只是适逢他家的亲属正在耀华读书!我实际上也是后来才听说他的住处只是隔我一个胡同。他那时可能还不大出名,或者不如说,那时的我不过还是个小屁孩儿而已。
现在该轮到我介绍一位名人了,确切的说应该是一位名伶。
故事应该从65年讲起,胡同里每搬进一家新邻居,都会必然引起一群原住民关注的。此举未必全都是小市民爱包打听的陋习所致,但两口子外加一男孩就住了一楼层,且男子整日出门就器宇轩昂,女子颇有大家闺秀范儿却时不时神现病态的举止,还是很容易引起左邻右里们的关注与张望的。尤其是那位与我同岁的男孩子,在河大附中读书,穿戴很潮儿的打扮,很快就吸引了胡同老大的注意。好在都是同龄人的缘故,很快我们就混熟了。此君就是现在1962群里的非著名戏曲艺术家荣大爷以及scarlet女士的发小,大振同学。
大振家对面住的是一户姓马的人家。他家的男孩儿小马是我儿时最好的玩伴。文革中红卫兵抄家后,他家幸存的几张黑胶唱片成了我们欢度午后时光的最好伴侣。刘淑芳的鸽子,宝贝;贝多芬的交响乐,肖邦的钢琴曲等,都是我们那时接受地下文化教育的优质教材。
有一段时间,小马频频将他新结识的朋友带到了他的家中。此君给我的第一印象就不大好,矮短结实的身材却长着一副女人的嗓音,不仅如此,他的神态与举止无不透着脂粉气!
慢慢的我就对他有了大概的了解。在起士林糕点厂上班的薛某名叫筱福。扎一听这个名字很容易就使人联想到下面的几个关键词:南方人,戏名或艺名等等。事实上薛某幼时就开始学越剧,四岁时就曾跟随剧团到过朝鲜出国演出。因为越剧演员一般都是女扮男,生活中薛某虽身为男儿也不得不长年累月的积累做女人的体验,比如烧饭,学做女红等。几年下来,在剧团学戏的生活让他的行为举止发生了变异。变长了我们俗称的二yi子了。
薛某的举止很快就引起了全胡同人的非议,以至于此后小马再也不敢将其领入院门。于是聚会便挪了地方,变成了薛家。
我曾和小马一起到薛家去过。一间房屋内收拾的干干净净。文革中越剧团曾一度解散,家在上海的他一人在津市上班。我还记得他曾教过我制作酒酿的方法,此法在我去内蒙古生活时曾派过用场,但后来到了南方,酒酿满大街都有卖的,也就不用自己再做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