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少年懵懂,中年拼搏,老年恬淡——六十六岁携手再前行

 
 
 

日志

 
 

黄(家)花园。 第六篇。 (mked)  

2015-06-21 18:08: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少年懵懂,大把大把的时间和充沛的精力总有用不完的时候。学业不像如今这般紧张无度,今日事今日毕,期中期末前复习一下就行了。没有大排名的班内竞争,只有整天算计着课余时间如何打发,这就是那时侯过的日子,文革前普通而又精彩的每一天。
放学回家后简单的处理完手头的事情之后,趁母亲还没有把晚饭烧好的空档,就串到了胡同口,或打开前门,坐在马路牙子上,看着过往的熟悉或不熟悉的路人从眼皮子底下走过。
通常总是先看到潘家两兄弟,老高三的,刚才在学校时还见老大发的轻飘球把34中校队搞得不知所措,最后输得一塌糊涂的退出了排球场,这回儿见到哥俩儿各自拿着草绿色的手包,轻松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像高考快要临近啊!
事实上潘家兄弟俩跟本不用发愁,文革一开始就跟随日本籍的母亲回到了东洋。只是一去就没了下文!
教英语的严一甄老师优雅大度的经过我家门口,我叫了一声老师好之后,就直冲我微笑了一下,她家就住在快到成都道路口的一个死胡同里。我去过,只有一家,就在顶头,黑漆的大门永远是紧闭的。文革中这对儿前国民党驻土耳其大使夫妇日子肯定不会好过的,只是不知道罢了。
住在斜对过(也是离成都道不远)胡同里的一位女士每次从胡同里出来的时候都让我十分兴奋。您千万不要以为我这个中学生这么小就有非分之想。事实上16中当年的男女分班制还是正确的,让彼此只是有距离的欣赏只能促进美育教育的发展,而不是相反。
让我兴奋的那位女士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天津女排的二传手,南方人。我曾在成都道体育馆(市体育馆)看过她打比赛。一传接起来的球只要一到她附近,她总会习惯性的喊一句,“我来”。这样主攻就只管准备助跑好了。
不过有时她身边也会出现一位帅哥陪伴。那是一位天津男排的副攻。该男生白色圆领汗衫,黑色运动短裤,白袜子,黑皮鞋,脚踏锰钢28车,驼着女二传手从我眼前一忽而过的样子还是让我难以忘记的
我班大眼同学家住吴家窑。每次路过长沙路碰见我时总要说一句,你离学校真是太近了。文革中有一次参加完吃忆苦饭活动后,我在家门口见到了大眼。刚才还慷慨激昂振臂高呼口号的他无精打采的走过我家门口。见我跟他打招呼,就说了一句,忆苦饭太难吃了,我都想吐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家门口永远都在上演着进进出出的一幕幕生活短剧,平淡就是生活,生活就是由一串串平淡的日子构成的呀!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