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少年懵懂,中年拼搏,老年恬淡——六十六岁携手再前行

 
 
 

日志

 
 

个人崇拜的潘多拉盒子一旦被打开——回忆录(15)  

2015-02-03 08:53: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6年8月下旬的一天,我和大哥从东甸子打羊草回来,又饿又渴,路过一片萝卜地,呵呵,犹如在沙漠中遇到了甘泉,一顿巴火儿,好顿造,浑身立马精神了许多。走啊走,总算走到了屯子东头儿的大岗子上,炊烟渺渺,好不亲切;那个大队的高音喇叭正在歇斯底里,感情是毛主席接见红卫兵了。沉默之后是疯狂,回到学校,戴上红卫兵袖标,可劲儿造反,凡是毛主席号召去做的,全力而为、自不用说。

  在北京待了二十多天,历经两次接见。第六次那回,我们走到北京火车站附近,被圣上接见的这条长蛇阵便是停摆了,那个主持接见的陈伯达便通过高音喇叭乌哩哇啦滴用鸟语宣布道:“天色已晚,主席需要休息,停止接见!”于是乎,便是耐心的等着第七次接见。这次是动用了数千辆汽车拉着接见,看你到了天安门跟前儿还走不走?不走,用汽车拉着你走,嘻嘻。疯狂的人们一个劲儿滴挥舞着红宝书,声嘶力竭滴吼着、喊着。整个北京城、整个中国都在颤抖,在燃烧!

  在这个特定的时候,谁能想到,个人崇拜的熊熊烈火正在燃烧、吞噬着整个神州,犹如古老神话中的潘多拉盒子被打开——前所未有的劫难正在降临这个世界,暴力将代替祥和,盲从将代替理智,倒退将代替进步,愚昧将代替文明。芸芸众生在所谓的马克思加秦始皇的独裁统治下,将要失去人最宝贵的东西——人的尊严,人的思想。任由个人崇拜的魔鬼蹂躏、践踏、侮辱。“红色恐怖万岁!”响彻华夏,打、砸、抢、烧、杀,在圣上“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旗帜下,有恃无恐、肆无忌惮!邓拓、田家英、吴晗、老舍、傅雷等诸多的党国精英不堪羞辱,以死抗争,惨不忍睹。个人专断,一言堂,家天下,中央文革小组取代了政治局、书记处。就像后来审判“四人帮”时江青坦言的那样:“我就是主席的一条狗,他叫我咬谁,我就咬谁!”一个人疯了,整个世界也跟着疯了!呜呜呜!闲言少叙,还是接着唠自己的“文革”经历吧。

  大约在11月上旬好歹从北京回到学校。我们七个臭味相投的男生,成立了一个造反组织,叫韶山战斗团,公章的全称是“齐齐哈尔市民族中学韶山战斗团总部”;哈哈哈!那时候,就是这样,无政府主义盛行,打着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的旗帜,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刻钢板、发传单。一个多月过去了,有些闲极难忍的样子。这个时候,毛主席号召徒步串联,于是乎,我们又紧跟圣上的伟大战略部署,从市里的红卫兵总部领回了徒步串联的有关用品,诸如绑腿、手电筒、语录牌、红旗等,傻呵呵滴背着大行李卷儿,冒着凛冽的寒风向哈尔滨进发。第一站:烟筒屯儿。第二站:泰康,在大车店小住三天。满街的大字报:“打倒巴彦呼!”“火烧陈海宝!”这些走资派们每天界都是诚惶诚恐滴、战战兢兢滴任由造反派们批斗、摆布,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了。

  当我们接着打着红旗继续向前进发,走到火车站时,见有一列油罐车停在那里。于是有人建议,何不乘车嘞?迅速得到大家的首肯和响应。于是将那个猎猎招展、飘扬的红旗降下,卷吧卷吧,各顾各滴登上了油罐车的空隙间。站务和车务人员假装啥也没看见。毛主席的红卫兵哩,谁敢惹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呢。我们暗自庆幸,没人管真好。嘿嘿,徒步串联多累呀?姥姥!还得是这家伙,快捷、高速!为了省去劳累、困顿,顾不了那么多了!从哈尔滨车站闸口顺利通过。可上了有轨磨电,却遇到了小股共军的顽强阻击:“毛主席号召你们徒步串联、发扬长征精神,可你们明目张胆滴违背了老人家的训示,成何体统?”我们装聋作哑,无地自容,硬着头皮将老赖精神坚持到底。

  由红卫兵接待站安排到东北林总局食宿。第二天上街,迎面见到好几辆大卡车过来,拉得全是走资派、三反分子、牛鬼蛇神等,浩浩荡荡的游街示众。看到其中有个大牌子写的是三反分子陈雷,打着红叉,红叉上面是个被造反派按着脑袋瓜子、戴眼镜的,脸憋得红一阵、紫一阵的老头子,这就是赫赫有名的抗联大英雄陈雷副省长吗?呜呜呜!什么世道啊?整个浪滴黑白颠倒了!在哈一百门口处,赫然写着“打倒中国的赫鲁晓夫——刘少奇!”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堂堂的国家主席也是可以随便打倒的吗?还有那个上海的一月革命风暴,席卷全球,八路军夺了共产党的权,咄咄怪事。不是那个国民党“还乡团”的胡汉三杀回来了吧?圣上创建的无产阶级专政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整个浪滴是促成了一场中国共产党内部的自相残杀,这个理论的宗旨就是“资产阶级革命就在共产党内!”“阶级斗争七、八年来一次”那些可怜的彭德怀、刘少奇、陈伯达、林彪等人也就必然的成了这个理论的殉葬品,除此之外,别有它呼?“真理多走一步,就是谬误!”自誉为正统的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的化身,可事情做过头儿了,与封建君主、法西斯暴政有何两样?“民可载舟,也可覆舟”“玩火者,必自焚!”“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任仲夷画传面世收录其文革被批斗图片(图)

       (上面的照片是当时的黑龙江省委副书记任仲夷被批斗的场景)

  接着,俺信步来到了工人文化宫。这下,可开了眼界了——只见主席台上有着好多当时的轰轰烈烈的人物:王进喜、魏凤英、李素文、廖初江、黄祖示等人。王进喜、王铁人正在满嘴冒沫、手舞足蹈滴讲用呢。嘿嘿,可惜呀、可惜,这个铁人王进喜尽管有圣上赐予的光环,也没能逃脱被熊熊燃烧的厄运,在1968年深挖“三特一叛”时,历史有问题——曾经加入过国民党,这还了得,从天上掉到了地下,在郁郁寡欢中离开了他为之拼搏、奋斗的世界。那个李素文后来当上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四人帮垮台后,也从天上掉到了地下,正可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呀,呜呜呜!

  从哈尔滨回到农村的家,正是伟大领袖将文革烈火烧向农村的时候,那些地、富、反、坏、右等各类牛鬼蛇神还有个好?等着挨刀子吧!

 (待续)
各位,请允许我在这里转载远在大东北的我的蒙古族同龄朋友,博友心诚的回忆录。这位原公安战线的老兵的文章处处流淌着黑土地浓浓的乡音乡情。他用他的亲身经历让我们看到了‘临窗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