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少年懵懂,中年拼搏,老年恬淡——六十六岁携手再前行

 
 
 

日志

 
 

母亲的颂歌2  

2015-02-28 20:04:17|  分类: 初中三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班     姚玉

    初六上午,我和刘俊来到了甘一平(原五班)妈妈家,是在天津二附属医院里边的家属区里。甘一平的父亲母亲原来都在总医院,后来到了二附属医院,当了一辈子的医生。甘一平也继承了父辈们的事业,至今还在二附属医院给病人看病。

    记得刚返城的时候,可能还没有正式分配工作,总有些失落、郁闷。年30那天,知道甘一平回来了,就去她家找她,就特别愿意呆在她家,就跟在自己家里一样,记得伯父有条不紊的做各种饭菜,印象最深的是青辣椒里边放肉馅,很好吃。那时候也不太爱说话,怎么就能待到年30晚上在人家吃年夜饭呢!

    伯父曾经去过一连给甘一平办户口,好像带了一手提包罐头,那些时候,我们每天下午下班总能吃到伯父做的猪肉罐头洋白菜,牛肉罐头土豆……至今还能回味起那时候飘香的美味和与伯父一起吃饭时的那种亲切和温暖,伯父那时候已经是给首长们看病的保健医了。

    还有一次过年,可能是大年初二,也是在甘一平家过的,记得还有刘如意(原五班),那时候就很喜欢伯母。

母亲的颂歌2 - 耀华情结1962 -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甘一平的母亲:仍然是温文尔雅,始终是微笑着缓缓地和我们说话

     伯母今年93周岁,是口腔科大夫,至今仍然是一口好牙,真的特别有说服力。她仍然是温文尔雅,始终是微笑着缓缓地和我们说话,依然是老知识分子、老医生的风度。

    伯母这么大岁数了,仍然张罗着给我们拿吃的;在我们面前,伯母也在问甘一平的腿怎么样了;我们今年已经66周岁了,不管我们多大了,仍然让母亲挂念。伯母也说起了我们16岁去甘肃兵团的时候“你们走的那天上午,我们心里难过极了”……整整50年啊,半个世纪的岁月,那种对女儿的担忧、分离的痛苦,在已经90多岁的母亲心中依然留存,尽管我们早已经回家了。

    母亲与我们永远是深厚的血脉相连的情感。

    我还想起了林新生的母亲林伯母,家离我家很近,经常来我家,我们探亲回家也经常去看望林伯母,林伯母也经常给我们做各种好吃的饭菜招待我们。记得我生申航休产假的时候,林伯母来到我婆家,因为记得她站在院子里表扬我们奶奶洗的挂满一绳子的尿芥子,印象特别深刻;还有儿子出满月了,我去母亲家,林伯母也来看望......,现在想起来,心里都特别特别感动。

    林新生也是独生女儿,那个时代她还不满16周岁,怎么那么进步,毅然决然的就离开了家,离开了我们的父亲母亲呢?我们的林伯母,就这一个独生女儿,依然同意了女儿的选择。啊!那个充满理想和热情、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年代,那个“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的年代,母亲尊重了我们的选择,其中包含着多少母亲的担忧、挂念......

    还有杨爱华的母亲,离我家也很近,也常来我家,我也经常去看望伯母。杨爱华的母亲是公安医院的大夫,现在脑子里都有伯母年轻、文雅很漂亮的样子。她带着我去公安医院看脚(在四连的时候被马车压了),在医院的楼道里,她看见她的同事每次都是微笑着打招呼:你好!你好!在那个年代(1968年),我很少看见这样文明礼貌、优雅端庄的,所以至今那情景仍历历在目。母亲们把对儿女们的思念和爱,也倾注到了我们这些同甘苦共命运的同学们的身上了。

    今年是我们66周岁的生日了,想想今生我最难过的事情是:16岁的时候,我们离开了我们的父亲母亲,离开了美丽的校园,离开了温暖的家,去那遥远的地方;那么最高兴的事情是:我们又回家了,重新回到了亲爱的父亲母亲身旁,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母亲的颂歌2 - 耀华情结1962 -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刚回家的时候 左起:贺明华 甘一平 我

母亲的颂歌2 - 耀华情结1962 -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刚回家时候的我和刘俊 (和我在一连当老师,原实验小学) 

母亲的颂歌2 - 耀华情结1962 -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2007年  左起  厚敏 我  黄丽  卢录在香港

母亲的颂歌2 - 耀华情结1962 -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2008年 和林新生在海南

母亲的颂歌2 - 耀华情结1962 -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2007年   在嘉峪关 左起 杨爱华  我  毕子静


母亲是温暖,是阳光,是永远的颂歌。


2015、2、28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