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少年懵懂,中年拼搏,老年恬淡——六十六岁携手再前行

 
 
 

日志

 
 

童年的回忆  

2014-07-18 12:28:08|  分类: 初中三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班     姚玉

我家是解放后来的天津,因为当时我大姨、大姨父在天津,作为进城解放军代表接管了天津的所有中外银行。

我们开始住在河西区镇江道公安礼堂旁边的全升里(银行宿舍),镇江道的这一面,除了公安礼堂的部队大院就是我们住的全升里。

我对那时房子的感觉很好。那一共是四排房子、之间是三条横胡同,中间一条南北纵胡同将四排房子左右平均分开,纵胡同最前和最后,各有一个大铁门,夜晚关上。前门口还有一个传达室,管保卫和传电话。胡同的地是洋灰的一个一个小格铺的,两边两条小水沟是下雨时的通水道,胡同比较宽,可以玩9间的“跳房子”。住的房子是四层,地下室算一层,第四层只有一间小屋,然后就是一个大平台,供全楼人享用。一般一、二层楼的人不上,而我们三楼的人就平趟了。一般的一层楼只住两家,共同拥有一个较大的楼道,一个较大的厨房,里边带澡盆、马桶,一家一个炉子。我们四楼一间小屋住的是一对新婚夫妇,我们一直管那女的叫“小媳妇儿”。二楼还有一个后门,从前边的一楼上,可以从二楼的后门下,是外边的楼梯,通到后边的第二条胡同。我们二楼住的两家都是国家银行子弟小学的老师,其中有一家有两个女孩叫苏美、苏英,都比我大,长的挺好看,她们的妈妈叫张文静老师。二楼的楼道通往后门外边的楼梯之间还夹着一个小过道,前后都有门,她家在小过道里放了一张床,墙上还有书架,记得当时6.7岁的我经常躺在那张床上,看她们家订的“小朋友”,感觉特别舒服,也不知她们家发现过没有。

幼儿园就在对过一排楼的一楼(地下),前后两大间房子,这里是我小时候的乐园,里边有好多彩色的图书,有大积木,有木马。胡同里的很多孩子都在这里。幼儿园每天早上都要点名,名字全写在黑板上,我认字就是从人名字开始的,几乎所有小朋友无论男孩、女孩和他们的名字都认识、会写。我特别奇怪,幼儿园时候,每天都要给每个同学评红、黄、蓝小旗,然后贴到每个名字的后边,给我从来贴的都是蓝旗。那时也不知生气,仍是随心所欲的玩,只是特别羡慕那些贴红旗的。

白天,全升里的胡同四通八达,南边通到浦口道,京剧大师厉慧良家曾住在那里的一个四合院里,西边通到大沽路,东边当然就是公安礼堂和和他们的大院。

那时候马路不宽,街道和街道两边都很很整洁,很安静,人很少,空气清新,从没有感觉过很冷,也没有感觉过很热。学龄前有一天下午,我背着父亲刚给我买的上学用的新书包,想顺着家门口的镇江道拐弯到解放路,再拐弯绕到浦口道,再拐弯绕到大沽路,再绕回镇江道,这样转一圈就回家了;没想到刚走到解放南路和浦口道交口 是个十字路口,马路中间有一个大表立在上边,下边有警察站岗,然后警察走了过来,没说几句话就把我送回了家。

我那时候很喜欢去我二姨家,喜欢她们家住的贵州路津中里(银行宿舍),里边的后花园我大姨刚进城时住在那里,后来杨成武住那里了;喜欢旁边的“国行小学”后边操场上有攀登架和吊着的木马,喜欢我表姐康宁(比我大2岁)长得很好看。

我大姨大姨父后来去了北京中国人民银行总行,所以我们家在天津只有我二姨这个亲戚。记得从小父亲母亲几乎每周都带我去二姨家,或者我二姨带着孩子们来我家。我妈妈经常带着我走着去,有4站地呢,那时没有交通车通到那。我们从我们家也叫大营门顺着墙子河走到第一个路口过平安桥,走到了重庆道,路过津南里(也是银行宿舍),中苏友协,民园,继续往前走,然后看见马路对面八角的墙上有两条白的横线就往右拐(这也是学龄前放暑假,特别想去二姨家玩,然后心里就记着路标记号),现在知道了是桂林路,路过一个街角的小花园(现在还存在)接着往前走,记着以前把角有个聋哑学校,然后过马路往左拐,顺着右边(现在是一中的操场)往前走,见着路口向右拐就是贵州路了,然后就到“国行小学”“津中里”。有一天没打招呼自己就去“津中里”我二姨家了,幸好没碰上警察,然后很高兴的玩了一天。晚上,我父亲骑车接我回家,好像也没太说我。我哥比我还神奇,他刚满6周岁就到自己选的“国行小学“上学,来回都是自己走,就是现在走也很远啊!听我爸说他放学回家,经常在中苏友协门口抱着石墩子睡一觉再回家。

上小学以后,可能学习比较好,第一年就是优秀生,我很高兴。我爸妈就让我给北京的我大姨大姨父写信,然后就有奖品给我。我写信的动力从那时候开始。记得三四年级的时候,爸爸妈妈去农村下放过,我就特别自觉地给她他们写信,我母亲后来和我说,每次看到我写的信都含着眼泪,也不知我当时都写了些啥。给我大姨大姨父写信从小学一年级一直写到中学、下乡、回来工作,直写到她他们去世,我大姨88岁,大姨父94岁。

记得二年级的时候有一次评语,让我特别受刺激,说我的缺点是:骄傲,看不起人,记得我就一直在大门外边闷闷不乐的玩堆着的沙土,觉着是个很见不得人的缺点,很晚了不敢回家。可能是因为老师们还没喊完下课的时候,我已经跑到外边去了,记得是女张老师一下课就把我扣在办公室,连扣了几次。现在回想小时候不太会约束自己,和父母亲以及大人们交流很少,不爱说话,不会认错。

还记得三年级的时候,我爸为奖励我,给我买了一枝绿花颜色的小学生用的金星牌的金尖钢笔,当时的价格是4.15元,最贵的,当我被叫醒(那时他们下班都晚),我爸想给我来个惊喜时,我却不高兴,因为我当时喜欢红色的中间有一小格透明的那种钢笔,那种钢笔只一元多就可以买。记得我爸很伤心。后来我认识到大人与小孩对好看的标准不一样。我到下乡的时候还用那枝笔,感觉就特别好特别喜欢那枝笔了。

我从上幼儿园起就独立,从来没人接送,就是下大雨,也是自己来来去去。二年级班主任是年轻女老师,有一次放学下大雨,同学们都被接走,学校在杭州道,离我家得2站地,老师自然的把我留在办公室,挺晚的了,还给我面包吃……她根本想不到 不会有人来接我。

童年的回忆 - 耀华情结1962 -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10岁   四年级 

我是在三年级的时候搬到和平区徐州道28号,听说最早是俄国饭店,后来是医院,然后就是银行宿舍,我们是第一批搬进去。那可算一个大洋楼,黄色琉璃瓦的柱子,绿栏杆的平台,红墙、大窗户。走进里边,宽阔的楼道,楼道里落地的镜子、半楼梯上还有镜台,高高的绿色护墙板,干净的滑滑的楼梯护栏,我们经常不走楼梯,而是侧趴在护栏上滑下去(跟我哥学的)。楼里的孩子们挺多的,比我小的大多是20中的,楼道里仍可玩9间的“跳房子”。那座楼也是前楼、后楼都有楼梯通向外边。那时候的楼好像都连着,记得我们从2楼的平台爬到房顶上,顺着房顶往前爬或走,能走到或者爬到拐弯大沽路上挺有名的“鸿福楼”饭馆的楼上会计室(现在回想),窗户开着,能看见里边一摞摞的账册和订好的凭证;比我们小一彂的可没我们这么老实了,他们可以跳窗户进屋里去翻,把警察都招到我们楼里来了。那栋楼到地震的时候,还稳稳的立在那里,没有大的损坏,直到后来小白楼大规模的拆。杨爱华(原7班)家那时离我家最近,住在徐州道与解放路的交口,北京影院旁边。

开封道是我特别熟悉也喜欢的地方,林新生(原1班)家曾住在靠解放路这半边,周蔷姿(原1班)解念慈(原2班)住在靠南京路那半边。

开封道那半边属于商业食品街,是童年时代很亲切的一条街。从我们家刚拐过去,左半边有服装店、丝绸店还有亨得利钟表店,瓷器店,然后是一个大胡同口卖水果,再往前就是糖果店、糕点店,我记得那家糕点店,一个长条的房子,里边品种繁多的洋蛋糕、洋点心经常馋的我口水往肚里咽.;右半边,有儿童服装店,万里皮鞋店,还有最著名的粮店,我们家几十年买粮食都在这里。我特别记得那时每月25日借粮,早早的我都去排队,然后大袋小袋扛回家后总能得点小费(几分钱),高兴极了。还有再前边走,把角是起士林,那时感觉去那里的都是有钱的资本家,那个地方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标志。过了马路,右边把角是挺大的新华书店,左边把角是“平安电影院”现在的音乐厅,路那边就是墙子河畔,春天的时候,桃花、梨花、海棠盛开,初中的三年,我们每天都是满怀着喜悦的心情从那里走过……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