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少年懵懂,中年拼搏,老年恬淡——六十六岁携手再前行

 
 
 

日志

 
 

巴黎乱像  

2014-06-25 12:3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话巴黎 - 耀华情结1962 -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时间:六月上中旬。
地点:巴黎市区,协和广场附近的空地
从’情结’上看到了已对公众开放的民园新貌,从建筑学角度感觉和临近的五大道风格较为统一.但不知是啥原因,总觉得她有点儿像古罗马斗兽场,又有点儿像84年洛杉矶奥运会的主体育场.不过最吸引我的还是可供行人健身步走的跑道.,虽然早已是一大把年纪,但对标准的田径运动场,特别是绿茵足球场外周的棕色的环形塑胶跑道总是情有独钟的。
让我把时间拉回到上世纪六十年代,请各位分享一段我在民园的‘体育人间’吧。
65年秋季的某一天,在课间操时间我被体育老师通知下午去民园体育场参加测试。下午第二节课下课后,我和高二年级一位练跳高的同学步行路过我家来到了民园体育场。也就是从那天起,我进入了设立在那里的业体校田径短跨组,开始过起了与其他同学多少有些不一样的生活:每周2,5下午4点以后,每周日的整个上午,我必须风雨无阻的参加有专业田径教练指导的运动训练。
我记得第一天的训练我只练了一半就因体力不支离开了运动场。我还记得第二天上午做课间操时的狼狈样子。因浑身肌肉酸痛我根本无法坚持完成第七节规定的下蹲运动,为此还引起了值班老师的不满。
一个月之后,我终于咬牙挺了过来。后来业体校也发给了我两套胸前印有体校字样的运动服。当我穿上引以为豪的运动衣,再次与来自其他学校的队员们共同训练时,他们也不再显得那么居高临下了。我和他们中间的几个人甚至成了交往至今的朋友,当然这又是另一段往事了。
因为成了民园体育场的业体校队员,出入这所著名的运动场就不再成为难事。要知道当年这可是全市最好的运动场呢。我还记得六十年代初,就是在这块场地上,天津足球队在一年之内勇夺了全国联赛和全国锦标赛的两项冠军。
从65年秋季到66年文革爆发之前,我在这里亲眼目睹了许多体育大事件。国际足球赛自然不必说,只是有时我们要去做球童。然而让我至今难忘的,还是亲身参加了一次与国家田径队员的合练,接受了他们手把手的各别辅导;并亲身见证了著名跳高运动员倪志钦冲击世界纪录(未果)的全过程。
那是一个周末的下午.正好学校下午都是自习课.我们早早就到了民园体育场,并帮助工作人员做好器械方面的准备.两天钟左右,一辆大客车开进了田径场.从车上走下一群穿着国字号运动衣的男男女女.当他们摘下墨镜时,我一眼就认出了陈家全(当年他曾以手计时10秒整的成绩平了百米世界纪录),还有全国和亚洲110米高栏冠军崔麟等人.按照教练安排,我们要仔细观察他们的训练,并在4点钟之后接受他们的指导.
能够如此近距离的观看他们的训练机会实在难得.我们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各自喜爱的国手们.让我们最为惊叹的还是他们的身材以及漂亮的运动服.
终于到了指导时间了.当高大英俊的北京籍国手崔麟来到我们跨栏组时,我们都兴奋地不知该说什么好.那时我们还没有像如今的粉丝们那样疯狂.我们都恭恭敬敬的站在他的身旁,认真听着她的讲解,仔细看着他的动作示范.两小时的时间过得飞快.傍晚6点钟左右终于依依不舍与他们乘坐的大客车挥手告别.
第二天是周日.国家队要在民园体育场做表演比赛.教练让我们在做好赛会服务的同时一定要认真学习国手们在场上的表现.当天最激动人心的是亚洲冠军倪志钦要冲击2米28的世界跳高纪录.此项纪录当时被苏联运动员布鲁梅尔保持.当倪志钦跳过2米26时,我们的教练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束鲜花,并要求两名女生穿戴整齐,一旦他跳过2米28追平世界纪录后就跑过去给他献花..
此时全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跳高架旁,播音员也激动的制造着声势.但经过三次试跳后,倪志钦还是失望的从沙坑上走了出来.
此时,从外场走进了两名风度翩翩,带着墨镜的中年男子.他们在跳高场停留了片刻之后,来到了倪志钦的身边
‘你还是起跳上的老问题.’.说完这句话后这两个人扬长而去.
事后,当我得知这两个人就是他的科研顾问时,我立即从心底萌发了这样一种想法:我将来一定要成为这样的人,成为一名真正的体育科学工作者.
多年过去了,尽管我做了许多努力,但还是因力不从心而被迫选择了平庸.但对体育的热爱早已成为我永不魔灭的心灯.当我离开内蒙古来到美丽的南京之后,听说那里著名的五台山体育中心有塑胶跑道时,我特意利用休假日去了一趟.在征得工作人员同意后,,刻意在跑道上走了一圈.尽管没有可能穿上为塑胶跑道特制的跑鞋,但多少也算是旧梦重温了一把.
我决定开始联系当年在民园业体校训练的所有队员们.尽力拼凑出这样一个画面:一群年过六旬的男女,,身披着霞光,步走在为健身而铺设的塑胶跑道上,哪怕他们中有些人步履已有些蹒跚.

故事情节:
版本一:因旅游大巴在塞纳河畔停车点累积超时,为我们开车的匈牙利司机罗伯特先生不仅被罚了近千欧元,而且还要限时去交警部门‘问话’。在把我们中国游客(一行13人)撂在协和广场之后,他答应过一小时后来接我们去旅店。但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期间,我们逛够了协和广场和附近的香榭丽谢大街,连导游一起个个累得斜靠在长椅上,好在还有夏日傍晚凉爽的陪伴,大家心情还是很愉快的。
一位手持相机,来自台湾已在巴黎生活10年之久,以导游为生的年轻人走进我们的圈子和我们聊起了天。在他的指引下,我们注意到附近不断增多的身着白衣的青年男女。据这位台湾导游讲,每年六月上中旬的某一傍晚,来自全法国的,有着贵族血统的后代们(有点儿像我们所说的‘富二代)就会相约在此地聚会,参加者必须全身衣着白色,自带简易桌椅及酒水晚餐,人员聚齐之后就地举行集体晚宴。
版本二:在远处拉近镜头拍下此照片的同时,我遇见了一位和我做同样动作的法国女士。经过攀谈她告诉我,这些人都是通过网络交友,定期举行聚会,吃喝是次要的,联络感情是’正根‘。女士的解释让我想起了一个词:’快闪‘。
    到底哪种版本正确无从考证,只是这些人越聚越多,但不久很快又迅速离开了。幸运的是,我们的司机也及时赶到并把我们接上了车。就在大巴车启动不久,沿塞纳河一侧前行的时候,我们在路过的两座桥上看到了这些白衣男女:只见他们四人一组,很得体的坐在简易的饭桌旁吃着法棍儿奶酪火腿,喝着香槟红白葡萄酒等饮料。虽然他们人数多到占满了两座桥,但仍给过桥者留出了通道。
然而最遗憾的是,由于车速较快我们无法将这一幕拍照下来,或许我们有的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这也许能算是号称时尚之都的一丝剪影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