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少年懵懂,中年拼搏,老年恬淡——六十六岁携手再前行

 
 
 

日志

 
 

初识沙尘暴 六班 刘双武  

2014-05-07 19:55:32|  分类: 初中六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十年代,我们经历了中学时代,“文化大革命”,还迎来“上山下乡”。1969年4月,天津东站人头攒动,情绪各异。火车汽笛一声长鸣,伴随着哭泣声,知青专列缓缓启动,我们16中68届初高中14个班绝大多数同学将奔赴内蒙古固阳县,开始了人生新的一页。

初次离家,大家都有一点新鲜感,慢慢从悲伤中走出来,开始互相交流,有了一点生气。开晚饭了,各组派人到餐车领饭,我挤了一身汗,领回的饭大家也无心食用。天黑了下来,列车飞驰,窗外一片黑暗,伴着火车上的昏暗的灯光,车厢内渐渐平静下来。正值“文革”后期,同学们心里都不平静,有期盼,有思念,有悲伤,也有不满和怨恨。有人低声哼着悲伤的曲调,有的在沉思,有的昏昏入睡。我想起上山下乡报名开始后,父母不在身边,自己购齐了所需物品,整理装箱,并用草绳包装,送到学校集中;又自己销了户口,还到几十里外的干校去给母亲请假;想起正在慢慢远离接受审查在干校和工地劳动的父母;想起离去后家中无人照料的弟弟妹妹;想起离别时不能和父母在车站相见,心中很不是滋味。列车驶出张家口,我浑身发冷,赶紧穿上绒衣绒裤。列车来到集宁,停了一段时间,我又穿上棉衣裤,开始发烧了,当地领队送来了药品,仍无缓解。

天亮后,只见窗外天空昏暗,风沙弥漫,一场沙尘暴呼啸而来。上午,列车到达了终点包头市东河车站只听锣鼓喧天,站台人影绰绰,看不清什么东西。领队告诉大家风沙大,穿好衣服。我们有备而来,戴上口罩和风镜,头顶皮帽、身穿棉衣,全副武装。下车了,呛人的风沙迎面扑来,沙粒打在脸上生疼,打在风镜上哗哗响。大家赶紧将帽子护耳放下,挡住侧脸和脑门。风沙越来越大,昏天地暗,看不见两三米以外的东西。包头市安排了欢迎仪式,游街后乘车前往固阳县,我被告知上另一辆车,不参加活动了。固阳县在包头大青山北面,也就是后山,车队在昏天黑地中缓缓向固阳开去。谁也没有想到,我们来到内蒙古大草原第一天,迎接我们的竟是黄沙滚滚,下午,车队来到固阳县,风沙好像减弱,我们被安排吃饭和住宿,第二天将分配到各个公社去。食堂的饭谁也吃不惯,等待分配住宿地点。天色暗了下来,风也停了,县城一片黑暗,只有几盏昏暗的路灯,大家都拿着自备的手电跟着工作人员到各自的住处。可能是县城一下子解决三四百人住宿有问题,大家被分配到全县所有的能住人的地方。有招待所、旅社、大车店,我们摸黑来到一家大车店,进屋一看,一间六七平米小房,一间屋子半间土炕,没有电灯,随身物品无处可放。院子里同学们一片嘈杂,大家显然对此心理准备不足。经工作人员解释,大家决定凑合一宿,随身物品集中存放,不铺行李,坐在炕上倚靠呆到天亮。

按照在学校分好的知青组,我们几百人在固阳又乘车分赴四个公社,27个村。这时,风又开始增大,卷起黄沙,坐在汽车中一路上看不见窗外景物。一个多小时后,汽车停在一个村子里,工作人员告诉大家这就是卜塔亥公社,招呼大家下车。我们在此公社同学有五六十人,分布在8个村。下车后黄沙弥漫,看不见村子的模样,透过风镜镜片,只见一条土路上停着一些马车。工作人员和公社干部点名,各组知青随各村队长集中,同时将行李装车。大家在风沙中互相看不清,也打不了招呼,陆续坐着马车各奔东西了。我们组7人(韩玉薇、张秀菊、邹惠凤、黄雄、步怀东、刘幼强和我)跟队长上路,奔向庙壕村。庙壕村离公社(也是大队所在地)4里地,马车颠簸着,只见地面流沙随车而动,一路无话。约半个小时,马车进村了,停在一个院内,原来这是村长高二娃的家。

他招呼我们进到他家,热情让大家上炕,有老乡开始做饭。炸油饼,炒鸡蛋,这是内蒙古农区招待客人最好的饭菜。这时,屈队长也来了,和我们打招呼。也有老乡、孩子们来看热闹,被队长轰走了。大家闻到胡麻油的味道很是不习惯,又不好推辞,边吃边聊,勉强吃了一点。由于两天来的奔波,想早点休息,又加上听不懂当地话,互相交流很费勁,于是我们要求安排住处。我们四男三女分到前后两间房,中间隔着一条街。天黑了,风沙也停了,村内一片漆黑,街道墙上有土做的人像,据说是牛鬼蛇神像,脸用白粉涂抹,黑墨勾的嘴眼鼻,用手电一照很恐怖。初次住进土房子,低矮潮湿,很不习惯。铺好被褥,男生说看看女生怎么样了。村里的狗可能知道来了外人,不停地乱叫,来到前排房子,只见几个女生没敢铺床,正害怕在那里坐着呢。来到男生宿舍,大家研究决定,晚上在此一起凑合,天亮了在收拾安排。不知什么原因,有几条狗总是围着我们房前屋后狂吠,大家以为周围有人走动,不免有些紧张。后来,又觉得房顶有人走来走去,嘎吱嘎吱响。我一时豪气冲动,想出去看看,被大家劝住。安静了一会儿,狗又开始乱叫,屋顶又有响声。我决定出去看看,在屋内找了一把破铁锨,拿好手电,准备一开门照到目标就打。一个人悄悄打开门销,我突然冲出去,用手电照向屋顶,只见一条大狗叫着跑去,大家都冲了出来,又用手电在房前和周围照了半天,没有发现有人走动。回到屋里,插好了门倚着行李休息。原来土屋顶子是用柳笆和橪泥构成,向北(后)倾斜,屋子后山很矮,狗很容易就爬上屋顶,一走动就嘎吱嘎吱响。大家在不安中度过了到农村的第一夜。

天亮了,风沙停了,我们出门深深呼吸了一口有杀沙土气味的空气,开始熟悉周围的环境。这个村子四面是高低不等的丘陵,东西走向,约一里长,前后有两到三排房子。我们沿着唯一的一条街,从西面走出村,顺着一条小土路走上最高的丘陵,村子一览无余。不见风吹草低见牛羊,但见沙尘暴虐大草原。由于时间尚早,四周悄无一人,面对沙尘暴过后一片黄沙,以村子为背景,我们按下自动拍照的快门,集体留下了这历史的一瞬间。

 写于上山下乡离津45周年并献给英年早逝的同学步怀东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