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少年懵懂,中年拼搏,老年恬淡——六十六岁携手再前行

 
 
 

日志

 
 

第一位教师(bzp)  

2014-04-07 21:45: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在家上网时,无意间浏览到一篇纪念前苏联作家艾特玛托夫的博文。特别是当文中提到这位来自吉尔吉斯作家的一个中篇  ‘第一位教师’时,不禁又让我想起了一段往事,一段值得让我在清明节追忆逝去友人的真实故事。
                                                                        郭先生二三事
               前些年,在许多国人的眼中,上海人是不大被看好的。不过我建议大家不妨去看看已故上海籍女作家程乃珊笔下描写的申城,说不定就会对上海人的看法有所改变。
               郭先生就是把青年,壮年甚至余生都贡献给了边城的一位普通的上海人,一位我极其熟悉的大朋友。
               如前所述,刚刚走上教师工作岗位的我并不具备任何专业特长。而我只所以能够顺利地登上教授英语的讲台。除了自身拥有的还算扎实的四年英语学习的功底之外,很大程度还要取决于时任学校英语教研组长的郭先生的首肯。要知道在调入英语教研组之前,我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整整花了一个学期的时间,几乎一次不落的参加了英语组的教研活动,并挤时间旁听了所有英语组教师们的课。
              作为我校资深英语教师的郭先生,每周五下午的教研组活动均由他唱主角。按照惯例他总要在开始阶段为大家作一段示范朗读。据说上海人在英语学习的发音上有一定优势,所以大家都愿意把他的发音作为授课的统一标准。特别是我们组那位正牌俄语专业改行教英语的陈女士,更是把模仿郭先生的发音做到了极致。每逢这个时候她都要打开她老公送给她的‘板儿砖’式录音机。毫厘不差的把郭的声音录制下来。她的这种态度使得我愈发觉得郭先生的英语发音是最正宗的。
             后来我才知道老郭从小就生活在上海的外国人公寓住宅区内。平日人们见面打招呼聊天都是使用英语。难怪他的发音那么象当年的‘灵格风’。
            老郭虽是上海人却很早就离开了家乡。早年他在上海音专作曲系读书。快毕业时交了一位学钢琴的女友。毕业时因女友家港台关系的背景不能留在上海,老郭就不得不陪着她一起来到了我们这座边城。女友在我们学校教音乐。她的钢琴就是整天背在后背上的手风琴。(这里的人当时只是听说过钢琴,更别说见过摸过了)。而老郭干上教英语这个行当,还得说得益于他的聪明与用功。 
            我们这座西北边城是个藏龙卧虎之地。当地的社会名流中有一位来自上海的小有名气的作家。经他之手创办的名曰‘鹿角’的文学杂志很受地方政府要员们的赏识。如同走西口的外乡人一样,上海人在外省也是很抱儿团的。一次偶然的机会使老郭和这位作家相遇了。自此之后,老郭的作品就不断地出现在‘鹿角’杂志上。开始只是一些花边小品,逐渐就出现了他亲手笔译的一些英文的短篇小说或诗歌。在七十年代初这里的中学恢复英语教学的时候,老郭就顺理成章的站到了中学英语的讲堂上。
          因为同是住在校园里的缘故,我和老郭接触的机会比较多。特别是在我刚刚开始教英语的阶段,我经常要到他家里去请教。老郭在家中招待我的时候充分显示出上海人的客气与礼貌。我至今都能回忆起他坐在藤椅上抽着英国三五牌烟斗的样子。许多个冬夜和夏夜我们都是在一边聊天,一边喝着他亲手煮的砖茶中度过的。在不断的讨教和交流中,我的教学技艺有了很大的提高。
         八十年代初的老郭已经是我们这座小城首屈一指的英语教学专家了。然而此时他的家庭生活发生了一些变化。这或多或少的给他的后半生笼罩了一些阴影。
         当时内地对港台的政策开始有了松动的迹象。老郭的夫人得知此事后断然决定要去香港闯荡。但老郭认为他们的事业就在边城。在经过一番争吵之后,郭夫人毅然决然地到了香港。在经过努力考取了钢琴教师的资格证书后,年过半百的她以私人教授钢琴的身份逐步在那里站稳了脚跟,同时物质生活也大大地得到了改善。但这对夫妻各自对生活态度的过分执拗最终导致他们在结婚二十年后分居两处。只是每年一次在深圳的鹊桥相会才得以使他们重温旧情。不久他们唯一的儿子也离开他们独自到加拿大闯荡去了。
         老郭晚年的生活是温馨和平静的。当地人对内地赴边疆工作者的包容性在老郭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在朋友女儿的帮助下,老郭顺利地走完了余生。我最后一次和他通话是在08年夏天,他热诚地约我09年退休后到他家去聚会。但让我没想到是那次通话竟成了我们之间的永别。
         还是让我回到本文的开始吧。其实郭先生才是将’第一位教师‘翻译成中文并发表在’鹿角‘杂志上的第一人。只是那本杂志在当时中国的翻译界名气不大,而且郭先生当时是根据该书的英译本将其翻成中文的。但无论怎样,我都愿意将他视为我的“The  First  Teacher".
 
(附:各位如有兴趣想了解艾特玛托夫或‘第一位教师’的简介的话,可以登录中国教育新闻网-桃李网,(www.jyb.cn) 查阅 ”大爱无疆,师魂崇高--品读‘第一位老师’“一文。(2011年03月02日)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