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少年懵懂,中年拼搏,老年恬淡——六十六岁携手再前行

 
 
 

日志

 
 

一张旧照片 一段美丽人生(第八篇)bzp  

2014-03-31 19:08: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张旧照片 一段美丽人生(第八篇)bzp - 耀华情结1962 -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下乡琐记
   粮食是农民的命根。种粮是农民们的事,而收粮往往就由不得他们了。
   每年的初夏,当麦子长到半尺高时,上边派来的干部就来到了乡间地头。他们要结合麦苗的长势并考虑天气及土壤肥力等要素计算出收获时的产量,然后就在现场和村长估定一个总数。通常总数要包括:平均每人来年可支配全年口粮的斤数(以原粮计算);供全村可耕地播种使用的粮种预留斤数;可供生产队机动使用的备用粮斤数等。
   甭管估粮的干部在公社或县里是多大的芝麻官儿,到了这儿就个个成了爷。而素来逆来顺受的乡亲们都得像供神似的不敢有丝毫的怠慢。队长更是把接待工作当成仅次于掉脑瓜儿的大事来抓。每天的派饭都得让这帮干部吃得满嘴流油饱嗝不停才行。如果最后从他们嘴里吐出的话是年人均可支配400斤原粮的话,那就意味着去掉16%-17%的麦麸后,乡亲们每人每月至少可以享用27斤左右的麦粉。若把这个定量加上当地作为蔬菜而广泛栽种的可以裹腹的山药蛋,那么家家户户来年就不愁填饱肚子了。
   我们县地处高纬度的丘陵地区,常年干旱少雨。只有极少数水源较充足的村子能够达到人均400斤。一般的生产队只能徘徊在380斤左右。我们村由于坡地较多以及土壤沙石化等原因,一般年景勉强能达到人均360斤。若遇到大旱少雨的情况。人均一年连360斤都摊不到。饿着肚子开展农业学大寨运动只能是出工出不了力。难怪我们的村长上任没几年圆脸盘就被拉成了长长的苦驴脸。
    收秋的活儿刚干开不久,显然是头年的口粮吃的差不多了的缘故,家家户户的一日三餐很快就由两干一稀变成了两稀一干。男丁多的农户在吃喝上更得煞费苦心精打细算。饭桌上,烙饼和馒头被山药蛋烩酸菜取代成了家常便饭。眼瞅着离新粮下来还得有个把月的时间,庄户人此时的日子真是最难熬了。
    但我们知青点的日子仍然过得红红火火。仰仗着政府当初的保证,下乡头两年我们还可以吃国家商品粮。再以后就是‘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了’。可是没人愿意去想两年以后的事情。每天收工后连饭都懒得做的我们谁还顾得去想这等鸟儿事。能吃上口热饭菜一天就算没白过。来串门的老乡们整天开玩笑的说要帮我们娶老婆。说是男人整天在外面受大累,身边就得有个女人做饭洗衣服生孩子。其实细细想来此话不无道理。
   有天傍晚收工回来,村长有意跟我们拖在大队人马后面。快进他家院门口时,他悄声说让我们到他家去吃晚饭。我们巴不得的就跟他进了院子。进屋脱鞋上炕后队长就把他几个孩子打发了出去,然后张罗他老婆拿出碗筷。不一会儿女人就端上热气腾腾的蒸的雪白的馒头和猪肉粉条绘酸菜。见队长示意我们就不客气的吃了起来。等到鸡蛋汤端上来时我们都撑的松开了裤带。村上人都知道队长老婆人长得漂亮又会做饭。这回我们真是饱了口福又饱了眼福。
   饭后队长开口了,现在全村各家各户的口粮都撑不到新粮下来的时候了。队上想把当初悄悄多预留出的种粮分给大家。但这件事要是被上面知道了,队委会的干部们恐怕各个都得背黑锅。要知道当年的县革委会主任可是个会整人的军管干部。队长说这番话时一脸的无奈,但我们还是从中读懂了一些东西。
    从队长家回来后我们开了一个小会。会上大家各抒己见。最后还是中国传统的俗话占了上风,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于是当夜我们派人返回到队长家。向队长表态愿意保守这个秘密。队长听罢笑眯眯的当场承诺,待我们回家探亲时分给每人五斤油坊鲜榨的胡麻油。
   之后队长又趁兴摸黑把我们领到场面上。初秋的月光把大地染成一片银灰色。队长走到了离墙墩不远的西北角某处,在用脚用力跺了几处之后就招手示意我们过去。他让我们也像他一样在相近地点跺脚来体会土地的软硬度。很快我们就探明出一个半径约有五米的软土带。队长告诉我们,这个园状的踩上去较软的土区下面就是厚厚的一层粮食。
   目睹此情此景,我的脑海中不禁闪现出这样的情景:秋天的夜晚,场面上打场机轰鸣。为了让辛苦种了一年的粮食颗粒归仓,白天熬了一天的社员们仍在灯下奋战着。夜半十分,下乡干部们实在熬不下去了。队长赶忙安排他们到老乡家就寝。可不能把上边来的人累坏了呀。接着场面上的机器声也停了下来,乡亲们也陆续回家睡下了。然而在离场面墙墩不远的西北角某处,仍有一些人趁着月色干到天亮。。。。。。。。
    其实这次我们和队长达成的交易是一种双赢。此后我们和队里及乡亲们的感情更加接近了。以前我们就知道村里有些社员大会是背着我们秘密召开的。我们也知道老乡们私下把我们和“干部”归在同一类人当中的。他们不止一次对我们说我们不会长久住下不走的。因为以前曾有很多干部下放到过这里,但没过多久就返城了。可是事实上我们已经生活在了这里,并且还要继续在这里扎根下去的。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