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少年懵懂,中年拼搏,老年恬淡——六十六岁携手再前行

 
 
 

日志

 
 

【转载】话说天津卫  

2013-07-31 07:04:20|  分类: 《荷花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荷花-Hehua《话说天津卫》
话说天津卫----荷花

天津卫,海河旁,皇上赐名美名扬。

南运河,北运河,九河下梢通大海

天津卫,好地方,买卖兴隆达三江。

八大家,发大财,东韩西穆大买卖。

高台阶,华家门,冰窑胡同李善人。

老城厢,有城墙,一座鼓楼在正中。

北门外,大红桥,南运河上船来往。

估衣街,针市街,绫罗绸缎瑞夫祥。

竹竿街,袜子巷,北大关外大胡同。

耳朵眼,卖炸糕,就热吃来别放凉。

正兴德,茶叶庄,沫莉花茶真是香。

东门外,娘娘庙,庙外有个大戏台。

过大年,放鞭炮,正月里来打灯笼。

初一饺,初二面,初三合子满街跑。

七大舅,八大叔,天津百姓人情多。

桂顺斋,卖圆宵,半夜排队要拿号。

妈妈例,实在多,正月里来不剃头。

东北角,真热闹,把角有座官银号。

往北望,金钢桥,海河边上大教堂。

天津卫,夏天热,小豆冰棍酸梅汤。

胡同口,摆小摊,二分一碗大碗茶。

三伏天,光大膀,马路边上卖西瓜。

天津人,会保养,煎饼果子喝豆浆。

锅巴菜,老豆腐,来碗云吞就排骨。

北风吹,天气凉,西北角外喝羊汤。

二月二,龙抬头,天气一热吃海货。

琵琵虾,海螃蟹,南大港的大对虾

南门外,是学堂,八里台外打鱼忙。

东南角,候家后,一条大街卖百货。

卖百货,有大楼,财源滚滚劝业场。

看电影,大光明,要想听戏天华景。

东马路,多伦道,中间就是三不管。

听评书,看杂耍,闲着没事泡澡堂。

洗完澡,铺上躺,跑堂给你来修脚。

踏拉板,真是好,穿上脚气跑不了。

红白事,找大了,里里外外都摆平。

南市里,街道小,初来咋到准转向。

西门外,真荒凉,乱坟岗子建水厂。

东南角,西南角,白牌电车围城跑

天津卫,真威风,大沽口外修炮台。

咸水沽,北大港,小站练兵耍洋枪。

扬柳青,大宅院,沙窝罗卜咔巴脆。

大白菜,青麻叶,冬菜做汤就是香。

天津北,是宝坻,剃头挑子烧热水。

武清县,有扬村,五香豆丝大糕根。

天津东,张贵庄,军粮城里兵工场。

静海县,文安洼,一闹大水就泡汤。

大直沽,海河旁,直沽高粱酒飘香。

老龙头,火车站,火车向北出关外。

天津西,是西站,火车一开去济南。

万国桥,过轮船,塘沽口外通渤海。

谦德庄,万德里,平房改造大变样。

大悲院,海光寺,天津寺庙座四方

娘娘宫,妈祖庙,宫南宫北好热闹。

先烧香,后磕头,双手一合求保佑。

天津人,性格爽,见面就问吃的嘛。

吃的嘛,嘛都有,晚上咱去澄赢楼。

全聚德,吃烤鸭,薄饼小葱蘸面酱。

刀削面,猫耳朵,三鲜烧麦西来香。

天祥后,卖驴肉,饭馆酒店排成流。

稻香村,一品香,糖炒栗子果仁张。

天津卫,刮大风,小鱼虾米就饽饽。

天津卫,有口福,白记饺子大铜壶。

打卤面,三鲜饺,吃饱就往炕上倒。

四个碟,八大碗,锅塌里脊二锅头。

十八街,狗不理,石头门坎素包子。

熬小鱼,贴饽饽,四喜丸子酱牛肉。

红烧鱼,回锅肉,开锅爆肚涮羊肉。

吃西餐,吉美林,大成和平起士林。

天津人,吃零食,甜咸崩豆大拔糖。

天津卫,有特产,罗卜鸭梨臭豆腐。

李公楼,有烟厂,战斗永红紫光阁。

拾毛烂,背大筐,磕灰摇铃倒土箱。

扛大个,拉地排,六号门里把货装。

三条石,出铁匠,废铜烂铁机器响。

五大道,真漂亮,富人全住小别墅。

疙哒楼,先农里,民园大楼是洋房。

跑马场,圆茅房,跑肚拉稀不用慌。

小刘庄,韩柳墅,要想过河坐摆渡。

王顶堤,候家台,水上公园宁家房。

花园路,长又长,走一辈子没到头。

老西开,大教堂,礼拜敲钟叮当响。

发电厂,电灯房,大街小巷路灯亮。

天津卫,看电影,平安曙光大光明。

焊铜锡,编竹帘,磨剪子的吹喇叭。

三九天,点煤球,罗卜青果最败火。

爆米花,面花糖,拉洋片的又来啦。

天津人,就是哏,大串糖堆捏泥人。

小人书,摇铃铛,二分一本借回家。

天津人,讲究穿,草帽洒鞋疙哒袢。

天津人,戴礼帽,盛锡福是老字号。

天津人,穿大褂,中原谦祥买好料。

天津人,有学问,驼鸟墨水依金笔。

老美华,卖布鞋,大鞋小鞋品种全。

和平路,滨江道,寸土寸金进财宝。

委托店,卖旧货,怀表座钟老皮袄。

收废品,呵破烂,报纸书本老家具。

买旧货,到鬼市,早起不亮好蒙事。

贵陽路,百货店,针头线脑樟脑球。

土产店,货物齐,烟囱拐脖铁篦子。

副食店,杂货摊,买斤鸡蛋灯光照。

买草纸,打酱油,大块夷子切一半。

来盒烟,来盒火,不买牙膏买牙粉。

芝麻酱,真金贵,打完麻酱手指尝。

买粮食,上粮店,大袋小袋往家扛。

拉肚子,挂面汤,打个鸡蛋香又香。

端盆面,压面条,吱炉烙饼绿豆汤。

打卤面,炸酱面,来瓣大蒜啃黄瓜。

大豆包,菜团子,天津妇女真会过。

纳底子,补袜子,穿在脚上不嫌旧。

雪花膏,花露水,男女老少爱臭美。

跃进炉,真暖和,三天两头打烟囱。

大伏天,天太热,闲着没事说一段。

天津卫,故事多,说到这里先打住。

话说天津卫 - 荷花-Hehua - Hehua SheyingYintue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