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少年懵懂,中年拼搏,老年恬淡——六十六岁携手再前行

 
 
 

日志

 
 

唐山天津大地震37周年祭 李厚敏  

2013-07-29 14:57:40|  分类: 初中七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只顾看报导甘肃地震的消息,直到发现明华把回忆当年地震的文章上网了,才醒觉原来昨天是唐山大地震37周年忌日。

又看了王新隆的文章,原来大家都是同命相怜的震后余生幸运者啊!

震前那几天天很热,我当时在南开运输场的维修车间当修理工,车间里有几个喜欢游泳的同事就约我跟他们一起去天津大学的湖里游泳。7月27日中午,几个男同事找了几个汽车内胎充好气,大家骑着车就去了。游了一个多小时回来,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情况。

那年头,下班回家后就是做饭洗衣忙家务,除了看看报纸,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当晚下班回家,蒸了一锅馒头,吃完饭,收拾好就早早睡觉。妹妹选调到包头工作了,母亲去包头看望她,家里只有我和父亲。经过文革抄家、逼迁,父母曾经被赶到祝慈里的地下室住了几年,后来因为要搞防空洞,一直关心我家的居委会主任寇娘才帮助我家找了现在的成都道163号三楼搬进来。

这个院子以及整座楼房原来都是魏家的,听说后面祝慈里整个胡同的房子解放前都是她家的。到了1976年,经过了多次政治运动以后,已经变成了一个大杂院。当时院子两边的门房一边住了一家9口人,另一边以及半地下室和一楼这两层被一个街道工厂占用;二层和三层都是三间房子,每一间20平方米,每间房子住了一家人;四层楼上除了一个大平台就只有相连的两间小房子,住着原来的房主魏奶奶和她的孙子,外孙女三口人。

我回城后跟父母住。家中经过文革,劫后余生的家具除了立柜以外,就是那张西餐台了。我父母很开明,从不拒绝同学在我家办学习小组,记得兵乓球热的那些年,每当学习小组做完功课后都要把两层的餐桌拉开打球。虽然赶不上正规的乒乓球台那么宽,那么长,但是对于上小学中学的孩子来说,已经玩得很开心了。

我们的屋子里当时有一张双人铁架床是父母用的,还有一张单人铁床是我睡的,夏天各家都在过道里做饭,所以以前摆在厨房的橱柜就摆在宽敞的过道里。

那天夜里,可能是白天游泳累了,我睡得很香。突然我父亲大声叫我:“厚敏!地震了!”可能他喊了好几声才把我喊醒,我迷迷糊糊地坐起来,他又叫: “快点到桌子下边!”我赶紧钻到西餐台下边,一霎那,整栋房子剧烈地晃动起来,我紧紧地抓住桌子腿,心剧烈地跳,…… 只听到乒乒乓乓的巨响,也不知道房子是否就要塌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终于停止震动了,父亲说“快走!”天还没亮,到处黑麻麻的,好在多年经常停电的情况下,我们手边都有手电筒。他打开立柜,取出我们家的最重要的文件包:里面有户口册,粮本,副食本和现金。拉开房门,啊!过道里已经见到天了!塌下来的平台堆在过道里,有齐胸高。左边屋的刘姐和她的弟弟也出来了,右边房间的郭伯郭婶也出来了,但是住在过道间的郭璞和郭锐两个小兄弟却被困在里面不知生死!郭伯急得踩着废墟就上去了,“我要扒儿子了,下面人都躲开!”他喊得变了声了!我们几个人虽然着急,但是黑咕隆咚地只能帮着打手电照明,帮不上别的。郭伯把压在儿子头上的杂物都掀起来扔到楼下去,终于两个儿子都被救出来了。我们大家才攀爬过堵塞楼道的横七竖八的木梁,砖头,一直走到地下室去。楼下几家邻居都已经在地下室里了,看来这里暂时还安全。这时,听到有人喊,男的出来帮助救人!有人出去了,跟着有人送进来一个浑身是土的孩子,一动不动,不知死活。没人敢接,我过去接过来抱着,原来是楼上魏奶奶的孙子。魏奶奶前几天过世了,她在四川篮球队打球的儿子带着媳妇和这个小孙子来办丧事,因为那个父母在宁夏的外孙女刚放暑假还没走,所以这三口也没有走,没有想到就遭灾了。

原来在四楼一角的两间房子在剧烈的晃动下甩到院子里了,一起塌下去的还有临街的整面墙,他们四口人随着床一起被倒下去,两大人把孩子护在胸前,可是那个大铜床尖锐的护栏、沉重的床体砸死了小孩的妈妈和表姐,扎伤了他的爸爸。只有他没有受伤,在我怀里慢慢醒来了。

院子里那棵大杨树立了功,那杨树比平台护栏还高,又粗又壮。震塌的前脸墙体被它阻挡就没有全部倒向门房,而那一家9口人除了一个人轻伤以外,都幸运地逃过一劫。

很快地听到街上有救护车的笛声了,男人们拦车,把受伤的魏叔搭到车上,有人想起来他的孩子,就说,他家没有人了,把孩子一起带上,别找不着了。现在想起来,事隔多年,也不知道他们后来如何了。

天亮了,大家从地下室出来,看到院子里、室外楼梯上到处都是四楼落下来的砖头瓦块和木梁。天下着蒙蒙细雨,怕余震,各家都扶老携幼去桂林路小花园里面暂避。

当天上午,刘姐和她弟弟说,要回去拿东西,我就和他们一起回家。当然是小伙子开路,刘姐紧跟着,她不放心弟弟,我在最后。他们都上到一楼了,我无意中向右手边废墟上看了一眼,突然发现上面盖着一床被子,边上露出一只女孩子的手。我不敢出声,因为刘姐本来就很紧张了。到三楼的那段楼梯上堆满了杂物,好不容易才上去,我发现前一天蒸的馒头还好好地放在橱柜里就包起来,又进屋拿了雨伞,衣服水碗等,刘姐一个劲地催我们快走,我们赶紧下来了。直到出了门,她也没看到死去的女孩,我也没敢提。后来知道,因为情况紧急,救护车只救活着的伤员,所以两三天以后,才把这些死去的人拉走。我们这个院和旁边的院各有两人被当场砸死了,还都是探亲没有本地户口的。

我们家的房顶、地板和墙之间裂开了一个大缝,我的枕头上有一大块女儿墙的墙体,如果不是爸爸及时叫醒我,肯定被砸得面目全非了。我的救命宝桌西餐台被砸掉了一边,靠在桌后墙边的大面板顺着墙缝掉到楼下去了。

郭伯救儿子时候站的地方就像悬崖峭壁,向外多跨一步就跌下去了,但当时黑灯瞎火的看不见,也顾不上其他,只是为了儿子拼老命了!

爸爸担心住在教堂前的大爷大娘,嘱咐我不要离开,他自己去看大爷了。我打着伞,和一些邻居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脑子空洞洞的,只是庆幸妈妈没有在天津,躲过了这一劫。爸爸回来说,大爷和大娘没事,邻居帮着把病重的大爷背出来,现在他们都在二十一中的院子里暂避。大娘很冷静,没有忘了把户口本等重要物件带出来,还带了衣服。我大娘虽然没有文化,但却是一家人的主心骨。虽然儿子女儿不在一起住,大灾之中她也没有乱了方寸。

下午五点多,一次较大的余震,公园旁边的一些房顶的屋瓦像泥石流一样倒泻下来,震耳欲聋。人们再一次被吓坏了,整夜都很少有人出声。

过了两三天,我去场里报到。才知道,因为同事们多数住红桥南开,那边没有和平区受灾重,全场2000多同事家里受灾的没有几个。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