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少年懵懂,中年拼搏,老年恬淡——六十六岁携手再前行

 
 
 

日志

 
 

【转载】《荷花恋》29.走亲2  

2013-07-23 01:16:46|  分类: 《荷花恋》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荷花-Hehua《《荷花恋》29.走亲2》

接着昨天:

出了村往西,不久就上了白洋淀千里大堤。千里堤又称万柳堤,是围绕白洋淀东面的一条著名的大堤,提起冀中平原必然和千里堤联系在一起。千里堤建于康熙年间,跨河间,任丘,高阳,文安,霸州,雄县等县境。上了大堤,顿时心旷神怡,大堤上古树参天,荷叶飘香,极目向西远望,白洋淀碧水连天,烟波浩渺,绿苇翻浪,雁鸣鸟翔,渔舟点点,时隐时现,向东望去,霞光映辉,农田翠绿,炊烟缈缈,我俩慢慢骑着车,晨风荷香徐徐掠过,不时的按几下车铃,片刻便听到铃声伴着鸟鸣的回音,好一首美妙的晨曲,好一幅优美的画卷。时不时的敞开心扉,对着淀子,对着绿野吼上两嗓子,片刻就传来阵阵回声。眼前真是:

轻风习习吹岸柳,

碧水清清映白云。

渔舟点点迎朝霞,

荷香阵阵朴面来。

千里堤外水连天,

遥望淀中苇浪翻。

 沿着大堤,一路向北,不觉太阳快当头,不远处隐现出一个小村庄,这哥们对我笑眯眯的说:“快到了,咱别去太早了,近饭口到就行了,咱下车歇歇吧。”此时天也热了,我俩下车面对淀子找个大树阴下歇息,正好赶上一打鱼船经过,便吆喝船家老翁靠岸,一个上午,老翁打鱼已是鱼满仓了,尺把长的鲤鱼,半尺大的鲫鱼,个条条活蹦乱跳。

“那儿村的?”“去那儿啊?”老翁摇着草帽,热情的问。

听了我那伴的回答,老翁接着说:

“是去东头李家走亲的吧!拿两条鱼走。”说着从仓里挑了两条最大的鲤鱼,用苇子穿在腮上,递给我们。我俩连忙推辞,老翁连连一个劲的说:“都是亲戚道的,我也是那村的,还是你对象的长辈呢,将来咱们也是亲戚了,还客气,自家打的,早听说你们要来了,你大婶一早在准备呢,赶紧去吧,有空也到我家坐坐!”

 进了村,也就快晌了,太阳已当头,有些着热了。村里很安静,下地的还没回来,有几个小孩跟在后面蹦蹦跳跳的看热闹,拐进一条小巷,就到了他对象的家,院门后是座青砖影壁,影壁后是一个很宽敞的院子,东西院墙下种了几洼菜,辣椒,豆角,黄瓜什么的,东墙角一口压水井,小院拾掇的干干净净,一排一明两暗的靑砖瓦房座落在院北,东面挎着一间耳房,耳房前有一棵大枣树,遮的院内阴凉阴凉的,院内飘着顿鸡的香味。

 “来啦!”随着一声招呼,一位中年大婶从屋里迎了出来,这应该是那小子未来的丈母娘了,中等个,圆圆的脸上堆着笑,亲切又慈祥。

 “快快屋里去,一起来的吧。”大婶笑眯眯的让着,似乎对我格外的热情。

大婶在前引着,撩开东屋门帘把我俩让了进去。

 “炕上坐,她下地还没回来,已经告信儿去了。”

 “我大叔呢?”我没话找着话说。

 “他啊,去北京她哥那里去了。”大婶边说,边把我引到炕边躺柜上的一面大相片框子,指着镜框里一张姑娘的照片告诉我这就是她,她还是咱大队的团支部书记,妇女主任,说着满脸堆着骄傲,没等我细瞅,只听院里一声:“你们来了!”是一姑娘的嗓音,我知道,是他对象打的招呼,我们迎了出去,大婶跟闺女介绍说,这是他的伴儿。眼前是一位落落大方的村姑,圆圆的脸,乌黑的辨子,大眼睛透着聪明和灵气,壮壮实实的,略黑的皮肤透着健康的靑春活力。由于刚从地里干活回来,脸颊上挂满了微微的汗珠,两条裤腿向上翻卷,脚上穿着那时时兴的黑塑料凉鞋,显的风尘扑朴的。

“赶忙去屋里,让我娘先招待,等等我就来。”说完,大方的先用压水井冲冲脚上的泥,进了东耳房,我想,那是她的闺房吧。

 晌午了,下地干活的陆续回村了,村里显的热闹起来,我和我那伴在屋里抽烟,喝水,磕瓜子,大婶在外屋紧忙做饭,炒菜,几次想帮大婶做,都给挡了回来,说是一大早就忙上,都做好了。这时,不停的有大婶大娘们找个种理由上门来,

  “她婶,行口水喝,我家瓮里没水了。”进来个大娘,大婶说:“自个儿滔去吧。”大娘奔水瓮,眼睛却一直瞄着里屋我们俩,脸上神神的笑。

  “她婶,借个笸罗,待会儿还。”又进来个大娘。大婶说:“自个儿拿吧,不急用。”这位大娘奔笸罗去,眼也直瞄我俩,想看个够。

   “她婶。”这大娘刚走,又来一位,刚走,又来一位,都是借着借东西的茬进屋看看我俩,把大婶家的家什都借光了。大婶可是满脸笑容,满心的欢喜,未来女婿,城里知青,再加上我这帅哥伴儿,满屋生辉啊!把我看的直发毛,我那伴直朝我笑。

  不一会儿,她换了身衣服从东耳房进了屋,上衣一件浅粉色碎花短袖褂,蓝布裤,偏口布鞋,乍看,就象淀子里亭亭玉立的荷花。

  娘俩招呼着我们上炕,炕桌上已摆满了菜,红心咸鸭蛋,炒鸡蛋,小虾糊饼别说了,光是那炖鸡和两条红烧大鲤鱼就够我解馋的了,开了瓶西鳯酒,娘俩一个劲的让啊让啊,可惜,咱肚子没这么大啊。

  酒足饭饱,我知道今天来是他俩难得的见面说话的机会,我这个陪吃陪喝的陪衬任务差不多了,不能一陪到底吧,于是识相的说头有些个晕了,俩人把我让进了西屋,炕上铺了新席,放下门帘,让我好好歇息。

  一觉醒来,日头已偏西,这一觉我是睡的舒服极了,喝了些酒,这西鳯酒喝着软绵绵的,后劲大,睡了一觉混身也软绵绵的,解乏。听听外屋,没有动静啊,一下午了,憋的慌了,又实在不愿打扰了这对鸢鸯窃窃好事,忍着吧,过了好长时间,还是没动静,俩人有嘛话一下午聊不完,把我甩一边不管了,这个忍也是有限度的,一忍再忍终于俩人撩帘儿进了屋,我赶紧装的刚让他们吵醒的样子,揉巴揉巴眼,心想,可来了,憋一下午了,再不来麻烦了。

俩人还直问我,睡的好吗!?热吗?一边问,俩人还一起笑,看的出来,俩人还处的关系还不错。

 该回去了,大婶早给我们准备了两大兜子鸭蛋啊,鸡蛋啊,一直送我俩到村口,临走,我跟我那伴和他对象说,有机会你们俩一起到天津去玩啊。

 出了村,我跟我那伴说:“多好的对象啊!你真有福,好好珍惜,等着吃你喜酒啊!”

“不好说。”

“怎么呢?”

“你看咱现在这德行,混的连自己都养活不了自己,走一步,说一步吧。”

“你可别三心二意啊!坑了人家你小子就缺德了。”

“哎!”我那伴儿对天叹了口气。

上了大堤,天色已将晚,因心急赶回去,这千里堤有名的“白洋夜月,“金沙落日”没时间欣赏了,有机会再说吧!

《荷花恋》29.走亲2 - 荷花-Hehua - Hehua SheyingYintue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