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少年懵懂,中年拼搏,老年恬淡——六十六岁携手再前行

 
 
 

日志

 
 

【转载】《荷花恋》8.美丽的传说  

2013-07-01 07:23:47|  分类: 《荷花恋》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荷花-Hehua《《荷花恋》8.美丽的传说》

  下乡那会儿啊,无论队里,社员还是知青,经济上就是一个字,“穷”。那时我在生产队当过会计,每月结账报表,除公益金公积金外,收支相抵,结余两元八毛五,队里几十户人家几百人就这么多现金量了,和出纳保管对账,保管拿出队里的保险箱-----用木头打的木匣子,一尺来的象妇女的梳妆盒,打开盖哗啦往炕席上一倒,一分两分五分的数起来,拿起匣子抖了又抖,晃了又晃,恨不得象变戏法一样变出钱来。知青和社员没有工资一说,秋后分完粮食工分少的拿钱找齐,这钱分给人家工分大于分的粮食的人家,知青大部分秋后要倒贴钱,没钱就卖粮食,最后将将够吃的,不行就回家蹭饭去,好在离家近,上午走,中午到家了,邻居见到了,“又回来了”,这回来了前面加了个“又”,算是打招呼了。据说在运动前,老支书李大爷在大队大搞副业,打鱼采藕,织席编筐,办个加工场,每年下来社员可以分不少的现金,分剩下的大队统一修桥筑路,兴建水利,为上学的娃娃们购买文具,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那里靠着白洋淀的丰富资源,老乡的小日子过的挺滋润的,还愁没有钱?!谁想一场运动副业成了资本主义的尾巴,不让搞了,李大爷打倒了,批斗了,社员口袋的钱也见不到了,我们知青下乡也赶上这拨了。

   更贫穷的要算是农村的文化生活了,那时在农村根本没有什么文化娱乐,连城里不是也就是这么两出戏吗,农民大部分都是文盲,斗大的字不识几个,一到晚饭后,特别是在农活较少的冬天,怎么打发时间呢?晚饭后,人们聚集在一户好客的人家,天南海北的聊天,找乐开心,用现在的话说,叫作“乡村俱乐部,早先天津租界地里,都有俱乐部如:德租界的德国俱乐部,座落在现在的解放南路,马场道头原跑马场对过的英国俱乐部,豪华的很,后来改为干部俱乐部,再有青年宫,二宫原来都是俱乐部台球房什么的,设施都十分的豪华,咱这“乡村俱乐部”可比不了,一间屋,半间炕,一盏油灯半盏火,脱了鞋,就上炕,满屋旱烟够你呛。就在这样的环境中,老乡们聚在一起,说古论今,开心找乐,充满欢乐。

   每晚,话题总是从村里的新闻,张家长李家短开时,开场的总是老爷们,东洼的苞米遭虫了,该打药,西洼旱该浇了,大车樑该换了,母马该配了……老爷们特别是老农关心着生计,后生和老娘们在一旁听,不插嘴,以示对长辈的尊重,对社稷的关心。今日要闻聊完了,老娘们迫不及待的登场了,

“听说了吗!?王嘎子和李寡妇勾搭上了”,

“可不是吗,俩人见面眉来眼去的,”

“我看见李寡妇一见王嘎子就低着头走,一准有事。”

“王嘎子一见李寡妇两眼就发直”。

“那天半晌(半夜)我上茅子,只听李寡妇院里朴通一响,一准王嘎子跳墙,天明都没出来,一准上了炕”,

“三婶,你怎么知道的?你一泡屎解到天明啊!掉茅坑里啦!”

“去你的!你掉猪圈了。”

于是,小屋里充满了一阵笑声。老爷们在她们聊时,只是静静的听,眯着眼随着她们东一句西一句充满遐想。

  老娘们乐子找的差不多了,年轻后生登场了,这回,拿我找乐了:

“老朱,你们城里怎么男女在一个池里洗澡啊?。”

  我知道,他说的是游泳池,我真想说:“懂的嘛”,但不能这么说,那样就会视为瞧不起他们,不是要和他们心连心,打成一片吗,随他们说去,装傻充楞听就是了。

 一位稳健的老农开口了:

“老朱,你们知青都有学问,要不是上面有号召能到我们这里来吗,请也请不来啊!你们天津那有这么好的空气,这么美的淀子。”

老农就是老农,开场白就给知青戴上了高帽子,话也说的得体。

“老朱,你知道这白洋淀和荷花是怎么来的吗?”

老农边问边卷了一支旱烟,也不等我回答,叭哒叭哒吸了两口,讲起了白洋淀和荷花的由来和故事。

  话说盘古开天,很久很久以前,天上百花仙中荷仙长的最美丽,人特别善良,荷仙和玉帝的待从相爱,玉帝的待从也是个英俊憨厚正直的小伙,真是天生一对。谁知天蓬元帅的儿子看上了荷仙,天蓬元帅就是因作风问题让玉帝驱出天庭贬入凡间的猪八戒,可想而知,他儿子也是个不务正业的花花公子,荷仙能看的上他吗?一次百花仙女到蟠桃园摘桃子,天蓬的儿子闻讯后来纠缠荷仙,荷仙躲来躲去,一不小心,跌落天庭,要是跌到凡间那可不得了,要受到天规的重重的惩罚,就在这时,玉帝的待从一个筋头翻身将荷仙拉住,拉回天庭,慌乱中,荷仙不慎将随身的玉镜跌落凡间,摔成好几块,成了现在的白洋淀。

  天蓬他儿子怀恨在心,到玉帝那反咬一口告了一状,要知道天庭有天规,天庭的物件决不能落入凡间,除非玉帝同意下旨,否则要受到重重的惩罚,玉帝听了天蓬儿子一说,大怒,把荷仙和待从一起打入白洋淀子的污泥中。荷仙和待从在淀子的污泥中,依然恩恩爱爱,不久,生下小荷花,小荷花出污泥而不然,长的象荷仙的美丽,又象待从的勇敢正直,亭亭玉立,洁身自好,渐渐的淀里鱼蟹多了,苇密了,荷花连成了片,淀边的老百姓也过上了富裕的日子,人们亲昵的称小荷花为“荷花仙子”。

 我听的入了神,完全让老农的故事迷住了。这里,不但有迷人的白洋淀,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仙子,令人神往的乡村俱乐部,朴实乐观的乡亲,还有这美丽的传说,让我在他乡不觉得孤独,忘记了烦恼。

                        荷花

 《荷花恋》8.美丽的传说 - 荷花-Hehua - Hehua SheyingYintue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