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少年懵懂,中年拼搏,老年恬淡——六十六岁携手再前行

 
 
 

日志

 
 

【转载】《荷花恋》20.寂静的夜  

2013-07-13 23:06:30|  分类: 《荷花恋》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荷花-Hehua《《荷花恋》20.寂静的夜》

 昨天写到了雹灾后的惨景,灾后老乡和知青的处境也牵动着许多同学和朋友们的心,这段经历在我孩子小时候我也经常讲给他听,就象我小时听妈妈讲故事,值得欣慰的是,也许是在我的故事的影响下,我孩子在读大学时,每晚都要在一家日本餐厅打一份工,一切费用都自己去挣,从来不靠家里,使我觉得下乡这段经历虽然艰苦,但“物有所值”,这是教育陪养后一代自立,自强,立足社会的最好的课本。好,接着讲:

回到大爷家天已“擦黑”(快黑了),大哥大嫂也已从地里回来,一样让雹子砸的头上一个个的包,他们知道我要来吃饭,顾不上歇息,紧忙乎起来,大嫂做着饭,大娘烧火,白面大饼已经烙好了,锅里正在炒着鸡蛋,盖帘上面条也已擀好,满屋飘着饭香.

“不是说好不另做吗?”我知道这白面大饼和炒鸡蛋是专门为我做的,在北方农村,包饺子和大饼炒鸡蛋是待客最好的饭了,平时老乡是舍不得吃的。

“时下没有蔬菜,要不就给你包饺子啦”。大娘边烧火边对我说。

“我大爷呢?”

“他啊,刚回来一趟,水也没喝一口,拿了两个饽饽就又去大队了,经常的,别惦记他,这老头子,忘了挨整挨斗,不让他干,又干上了,图个啥?”大娘的语气里充满了对大爷的疼爱。

“我爹就是这样,认准的道,八匹马也拉不回”。大哥边说,边拉着我进屋上炕。

饭端上来了,热乎乎的面汤撒着绿油油的葱花,散发着香油的香味。几个孩子在一边看着,也不上炕。农家的规矩来了客,孩子不能一起吃,不象城里,孩子是太上皇。

“快让孩子们一起吃吧”。我知道,孩子们平时很少吃上这样的饭我不发话,孩子们是不吃的。

“你叔说了,上去吃吧”。大娘说完,孩子们才一起上炕围了过来,看着她们,吃的真香。

吃饭间,大队的大喇叭响了起来:“各队队长,民兵连长,知青代表,到大队开会!

我知道,这是大爷要布置任务了。

吃过饭,早早的歇息了,我和大哥大爷睡东屋,大娘大嫂和孩子们睡西屋。我和大哥让了半天,我把炕头留给了大爷,大哥和我又让来让去,我的理由很充足,我在园子里,大哥下地有挨了砸,不容分说,我睡在了紧东头。

按往年,明天要开镰收麦了,今晚好生热闹,男人们要喝开镰酒,小伙儿都憋足了劲,

谁也不服谁的叫着号,东窜西窜的,还要吼上几句河北梆子,老人们再一次的磨磨镰刀,车把式要把大车捆绑好,给牲口加些豆料,以便往回拉麦子,有白面吃了,小孩子们也高兴的又唱又跳。麦收,也叫过小秋,有点过小年的气氛。然而今晚,村里静悄悄的,一点点生气都没有,村里太静了,静的连狗都懒得叫了,人们都早早的睡了,地里洒满了惨白的月光,雨后洼里有了水,只有青蛙烦人的哇啦哇啦叫,大哥打着轻轻的呼噜,蒙胧中,我仿拂听到了各家各户老乡们声声的叹息……..

《荷花恋》20.寂静的夜 - 荷花-Hehua - Hehua SheyingYintue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