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少年懵懂,中年拼搏,老年恬淡——六十六岁携手再前行

 
 
 

日志

 
 

难忘的春晚(再续)  

2013-06-30 18:24: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京,九十年代某年的春晚。
    退休前在外漂泊的四十年中,购买火车票成了每年寒暑假往返回家探亲最头痛的事情之一。回想起在内蒙的那几年,因为和一位当地的乘警成了好朋友,我和家人可以方便的出入站台并在车上享受VIP的待遇。甚至在女儿小的时候,我们还经常可以放心的把她交给这位铁路叔叔,只是到北京之后家里有人接站即可。
    但是调到南京后就没那么方便了。放暑假时我们还可以想法儿利用去北方招生的机会从单位订票;但到放寒假时就得自己去排长队了。
一年临近春节时,我们两人费了半天劲只搞到了一张票。无奈我只得送她去了火车站。好在南方的学校寒假放假时间一般都较短,我一个人好歹凑活儿几天也就可以把这个年打发过去了。
    说来也是巧得很。就在我送她进站后回到家不久,就接到我师大校友的一个电话。原来一个月前他举家刚刚从外地搬迁回到了家乡南京。经不住他及家人的盛情邀请,我决定到他的南京新家去过年。
于是在除夕那天下午,冒着越来越浓的雨雾,在上下几次公交车之后,终于在傍晚时与多年不见的住在我上铺的老同学重逢了。
    老同学在南京的家是一所旧宅子。房子紧靠长江边的燕子矶,该地方位于长江边的一片悬崖高地上,因形状像一只燕子而闻名。我刚进他家的时候,嫂夫人正在厨房忙碌着年夜饭。除了闻到飘出来的饭菜香味之外,我还听到了从厨房敞开的木格子式的窗外传来的阵阵风雨声。
    久居北方的人们怎样都想不到在有雨雪的冬日里南方的老宅子会有多么的清冷。然而就在到处令人感到走风漏气的宽敞的厅堂里,在仅有的一台小小500瓦的暖风机放在客人脚边的大圆桌旁。我们五个人,我和同学夫妇俩,他们的两个可爱的很有礼貌的儿女,享用了一桌具有南京特色的热气腾腾的年夜饭:盐水鸭,烧鹅,家制火腿肠,蛋饺,红烧鱼,什锦蔬菜等。
   我之所以用热气腾腾来形容这桌节日佳肴,是因为有了摆放在中间的一个滚烫的大砂锅的缘故。要知道住在城里的南方人,不可能像在乡下那样在屋子中间点燃一盆炭火。因此每顿饭煲一个砂锅汤就成了南京人冬日里饭桌上的一大特色。砂锅汤凉了马上就可以去热,这样无论一顿饭吃的时间有多长胃里也是会很舒服的。
   就这样我们边吃边聊到了将近午夜。孩子们可没有那么大功夫陪在饭桌旁。他们早早就因要去看电视里的‘春晚’而离了席。     午夜过后,我那位老同学破例到院子里放了一挂鞭炮,据嫂夫人说这还是他们结婚后的第一遭。
   后半夜我就睡在了他家的厅堂中。只是我依稀仍可以听到不知从哪里传来的时大时小的雨滴声。
   正月初一上午吃过汤圆后,我和老同学撑着南方特有的油纸伞来到了他家附近的长江边。我们边走边聊,话题仍然像在校时那般无尽无休。只是在返回的途中,我们从江边老渔户的船上买了半斤多当地盛产的活蹦乱跳的白虾。我知道,午饭时的砂锅汤肯定会因此增鲜了不少。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