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少年懵懂,中年拼搏,老年恬淡——六十六岁携手再前行

 
 
 

日志

 
 

下岗后的那些事(一)坐囚车  

2013-05-16 20:01:53|  分类: 初中八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班        丁国祥

94年10月从钟表厂下岗后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先说说最刻骨铭心的事吧。

大约在2001年5月,我正在北京朝阳区肖君庙一个叫安家楼的地方打工。这是个私人企业,老板姓郭。公司租用了村里一个大院子的一部分,我是会计兼炊事员,和几个工人吃住都在这个院子里。

当时北京采取强行压缩外来人口的政策。对于外来打工者中没有办理暂住证,体检证的一律捕捉,用囚车送到收容遣送站,强行遣送回乡。时不时看见警车囚车在街上抓人(当然不是在那些繁华街道啦),那时的外地男青年几乎个个留着小分头,穿一身化纤西服,见警察就慌,不抓你才怪呢!。听说你即使亮出暂住证,那些地方上的穿制服的保安往往给你当场撕掉,往天上一扔,照样抓你。此景我虽未亲见,但我相信是真的。据说警察每个月必须完成抓30个人的指标,为完成任务肯定要靠地方上这些家伙们帮忙。其实被遣送走的绝大部分人很快又会返回来,制定这个政策的人脑子是不是进了水!

噩运终于开始降临在我们头上了 。

   一天晚上我们还没睡下,突然院内一片喧哗,十几个人手持棍棒直闯我们的宿舍要带我们走,他们是村里闲散人员组成的什么治安联防队。我质问他们为什么抓我们?却遭到一声呵斥“费什么话!”随后我们几个人被押解到几百米外他们的队部,关进了一间屋子。他们喝令我们蹲下不许说话。

   我想一定是因为我们欠他们房租,老板又一直没给我们办暂住证,才招来此祸。不能坐以待毙,一定要在囚车到来之前脱身。我设法用电话联系上了郭老板请他赶紧救我们。一定是郭老板托到了人,有电话打过来。大约一小时后,他们就把我们放了,我们逃过一劫。

第二天我就向老板请假回家,理由是怕再被抓走,回去避避风。

在家待了几天后,想到妻子退休费只有300多元,我50多岁在天津找不到工作,钟表厂一分钱也不给。穷困潦倒,只有铤而走险再回北京。

乘火车回到北京,听大家说这些天平安无事,心中稍安。老板还是没舍得给大家办证 (每人200元),办了也不见得管用。第二天傍晚,我炖了一锅鸡腿等大家收工回来吃。突然院内又是一片喧哗,我出来一看一辆囚车已停在院子当中,几十个联防队员冲进各屋抓人。当时公司只有我和一个叫张平的河南小伙子以及一个姓韦的承德女孩在家。小韦能说一口纯正的北京话,他们以为她是北京人,就没理会她。我和张平则被喝令抱着头登上了囚车。院内的其他外地人也陆续被押上囚车,总共有十来个吧。大家分坐在车内两旁,默默无语,任人摆布。

囚车先来到酒仙桥一带的一个地方,我们被带进一间大屋子,被喝令像犯人一样蹲下。我腿疼蹲不住,就悄悄蹲坐在墙边的粗铁管上。一个狗腿子冲我喊道:“你还挺会找地方,给我起来!”,真是虎落平阳被狗欺!这时只听坐在办公桌旁的一个警察说:“老同志了,照顾照顾他。”那个狗仗人势的东西才悻悻地闭了嘴。然后挨个办手续,我和大家一个个被叫到桌子前,在你根本来不及看清是什么东西的几张纸上签字,还按了几处指纹。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我只有照办。那个警察可能也顾忌我这个大城市的人吧,对我挺客气,还说:“老同志别着急,很快就能回家了。”我心想你别假慈悲了,我即将被送到北京的遣送站再转到天津的遣送站,然后通知家人花几百块钱把我赎出去。这也叫“回家”!那将是一个多么难堪的场面!

我趁机牢牢记住了他的胸牌,他叫李全利,警号XXXXX。当时我想如果你们太过分,对我羞辱甚至殴打虐待,我一有机会就要投诉你。

囚车又出发了,向北驶向郊外的一片黑暗之中。囚车一路颠簸,我心中一片悲愤,我们为了生存,靠一双手养家糊口,安分守己地出来打工,何罪之有?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又想怨天尤人没有用,还要尽一切可能来抗争。我注意听车上警察和联防队头头的对话,同时借着汽车灯光尽量记住路旁的路标和特征,最后记住的是一个公交车站。当时也只能做这些,没想到还真有用。

      大约四五十分钟后囚车拐进了一个大院子停了下来。我们抱头下车,这里的保安让我们排成一队点人数,然后被押进一间很大的房子。真是形同囚犯啊。一进房门只见一排高大的铁牢笼,这就是传说中的遣送站了。笼子里两旁是大通铺,大通铺很宽大,上面铺着木板。大家或蹲坐或站立在大铺上面面相觑。我的同事张平则一直垂头丧气,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

保安开始挨个搜身,我也高举双手让人家摸遍全身。钱包也被仔细翻看。保安从钱包里找出一张火车票,看了看后认真地问我车票是不是我的,车次,开车时间等等。这是我昨天的回京车票,当然记得清清楚楚,我一一回答。他又问了我的姓名,拿着车票走了。我不解其意,一脸困惑。旁人七嘴八舌地说你走运了,一会准放你走。有规定:持有三天内车票的不能抓,因为三天内来不及办证。

果然那个保安过了一会儿就把我领出了牢房,进了一间办公室。一个警察问道:你是丁国祥吗?我回答是的,他说你没办好证别到街上瞎逛,赶紧走吧!心说谁在街上瞎逛了!

我稀里糊涂地虎口脱险了!由于记住了来路,我连坐公共汽车带步行,一个多小时后顺利地回到公司,一进大院我高喊一声我回来了,公司的年轻人们从厨房里冲了出来,他们欢呼雀跃,像是欢迎英雄归来,他们把我迎进厨房,问长问短,那股亲热劲令我终身难忘。大家因为难过,都没有吃饭。小韦姑娘望着那锅炖鸡腿呆呆地说:“上次就是吃炖鸡腿,大家被抓了,以后咱们再也别炖鸡腿了。”唉,姑娘啊你太天真了!

公司张经理(北京人)闻讯赶来了,他说幸亏你逃回来了,不然我真不知到哪去捞你们。张经理叫来他的一个朋友,由我带路一起驱车摸黑赶到遣送站 ,他们进去领出了张平。

我对张平说:“人在得意时不可忘乎所以。处在逆境时不可灰心丧气,一定要千方百计去努力创造条件,尽量让自己好受一点,尽快走出困境。”

第二天,见到了郭老板,他安慰我:“别往心里去,你就把它当成人生的一段特殊经历吧!咱们马上办证。”老板说得没错,这经历也太特殊了!

大约一两年后,强行遣送的政策被废止了,收容遣送站也改成了救助站,我想里面决不会再有铁笼子了吧。外地打工者的境遇越来越好,被野蛮对待,被人歧视的现象少了…….,”人性化”这个字眼也越来越多的被人提起。社会总是在进步,尽管有些方面迟了些,慢了些。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