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少年懵懂,中年拼搏,老年恬淡——六十六岁携手再前行

 
 
 

日志

 
 

【燃烧的回忆】—和“口琴队员” 四班王新隆  

2013-11-23 07:49:33|  分类: 初中四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请点击左面箭头,倾听歌曲。这是50年代后期的电影【草原上的人们】的插曲,是新人翻唱的,电子琴伴奏。谨献给当年包头钢铁厂大会战的前辈们,献给我们燃烧的回忆......!  我的山东籍邻居胖叔和嫚婶夫妇就是那时奔赴包钢的,一别50多年,你们可安好?!)

 

【燃烧的回忆】——和“口琴队员”  四班 王新隆 - 耀华情结1962 -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国光口琴

 
         我小时候很爱唱歌,其实我并没有音乐天赋和基因,只是受到了环境的熏陶。
         记事开始,正值中苏友好,胡同里总跳集体舞,大人们用扬琴、手风琴等伴奏,热闹且欢快了好几年。我家的窗户对面就是基督教堂,在静悄悄的晚上,管风琴的乐曲随风流淌。邻院的大姐姐有一副百灵鸟般的歌喉,我总爱搬个小板凳坐在小院里听她歌唱,还有她爸爸悠扬的手风琴声音,其实她们家子女多,生活并不殷实,却有一台在当时很昂贵的“凯歌”牌电子管收音机,至今我还认为任何一台固体电子音响都逊色,那时,当收音机打开时,我家几个孩子都是打开窗户,边听边学“每周一歌”和电影插曲。胡同口的马路边,常年有一支小乐队在黄昏时弹奏,记得有手风琴、笛子、手鼓、笙和扬琴,一个叫“三利”的大哥哥,他有一架带一排锃亮园盖的手风琴,他们忽而演奏民乐,忽而演奏雄壮的“骑兵进行曲”、“解放军进行曲”及“海军舞”曲等,家里吃晚饭时找不到我,一定会在那里把我拉回去。
        而这一切,“文革”开始后嘎然而止。
        上初中时,起初还与我班陈学忠在班里联欢时演唱越南歌曲“我的家乡”(歌名记不准了),不料在嗓子变音时不会保护,嗓子变嘶哑,我的歌唱也嘎然而止。
        后来,学二胡,学笛子,学手风琴,都因为初学时的噪音,邻居们都喊我“小祖爷爷,快饶了我们吧!”,我很知趣,大不了不学了。
       我的隔壁住着“李天林大哥”,他也是我们母校57年高三毕业的师哥,后来恰巧是“口琴队员”(宝源发小)的师傅,他极聪明,会唱歌,更会吹奏一手好口琴,他有一只“国光”牌复音口琴,音色绝妙,口琴一经含在他的唇边,吹奏的【哈瓦那之歌】、【哎呦,妈妈】等曲子更绝妙了。我姐姐能歌善舞,她有一只单音口琴,还是塑料格的,但是不会吹,我如获至宝,从此向天林大哥学口琴,第一支曲子就是【草原晨曲】(博文上面的开头曲)。
      但是,一个人吹不过瘾。天林大哥说:母校在他上学时有一支口琴队,很出名,他是成员之一。我看到班里和其他班有一些人也吹口琴,何不组织起来成立一支口琴队呢?初二下学期,我们班与三班的教室很近,时常听到她们在课间传出多人的口琴声,而且在此之前我们两班还合作演出过话剧,于是我冒然找到三班文体委员卢菉,这样,一支由三班、四班开始,又把同年级各班会吹口琴的同学拉来,组成了一支口琴队。又聘请会拉大提琴的周霭光,会拉手风琴的高一林姓女生、会敲小鼓的詹高白、学校鼓乐队担任指挥的朱元彭敲镲(那时,他绰号叫桃,还没有昵称荷花),用以提高节奏感和低音旋律。后来,通过辅导员周福兴请来学校管弦乐队合奏,很感谢他们。
       以后的过程,“口琴队员”都生动的描述出来,在此省略了N个字......。
       “口琴队员”的绰号叫“邪乎”,起初我也是不相识,只是羡慕他那一身腱子肌肉,相知他在校运动会400米长跑时穿着挎篮背心、短裤的矫健身影及冠军称号, 估计他赛跑快得邪乎,大家才给班长起了这个绰号哦,不过铁汉柔情,还喜欢音乐,从此,我们结交了旷世之缘,很感动他重情重义,对集体火一样的热情、有号召力和组织能力,我们的几次年级聚会和这个博客,他功不可没。道一声宝源及各位无私奉献的组织者,向你们致敬!
      “荷花”的美称,大家耳熟能详,也是我莫逆的发小。我俩的故事,大家在他的博文里都看到了,也省略N个字。不过,我总记得他在指挥鼓乐队时,那一身像是袁世凯大总统的服饰很萌。上学时,我老到他家去玩,伯父、伯母像自己孩子一样待我。一次五一游行时,我找他借了一双白球鞋,还回去时又脏又臭,他不失幽默地调侃几句,所以,我俩和谐(鞋)至今。他在口琴队里的趣事,也在他的早期博文里写到了(上、下两篇),比我记得都清楚,他的贡献之大,才华之丰,就像如今他在我们博客里表现的一样,大家比我都欣佩。我有这个发小好福气!只是他给我起的绰号——大苹果,觉得有点酸,至今,老同学们能忘记我的名字,也忘不了这个绰号,荷花真是功劳大大的。
      卢菉艺术造诣很深,却不张扬。她在口琴队里不仅是组织者,而且是艺术指导,很有经验。
      我难忘电台播出那天,全市汇演的强队中,仅仅播出两个节目,其中之一就是我校的口琴合奏【一代一代往下传】,荷花在休止符时的圆润、响亮的一声镲,那么牛,那么准!比他下乡时“训驴”英武多了。我听到了后排男同学们吹着像砖头那么大的低音口琴声,这是意志之声;听到了几十把小口琴吹出的激昂嘹亮的如潮如涛的乐曲,这是燃烧的时代之声;听到了定音鼓和小鼓滚动铿锵的节拍,这是我们青春的脚步声。假如那时有电视,一定会看到如花的男女同学们,捧着铮亮的口琴闪动,如蝴蝶翩翩起舞,这就是我们的少年!
       我至今还保藏着当时的口琴,犹如保留一段历史情结。啊,那个燃烧的记忆。
       音乐之重要,犹如在我们“拔节”成长的关键时刻,与知识、体育、美育是氮磷钾肥料一样,给我们一生健全的素质。母校给予了我们。
       音乐美,生活不见得都美,但是你不止会看到冰山,一定还会看到冰山上的雪莲,她会产生如此大的能量!
 
       (各位口琴队员,各位管弦乐队队员,各位学友,祝你们老年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