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少年懵懂,中年拼搏,老年恬淡——六十六岁携手再前行

 
 
 

日志

 
 

西行漫记(7)  

2013-11-20 18:26: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叫夜 - 耀华情结1962 - yaohuaqingjie1962的博客

 照片拍摄于夜半,城市的一个十字路口。

见到红灯亮起,我们的车子自然就停了下来。‘叫夜了。’不知是谁在车里说了一句。

按照平时的冲动,我会让他们打开车门,走到近处拍下这个场面的。但是考虑到也许会招来的不测,我还是在车内隔着车窗把它拍了下来。身着重孝的亲人们,在MP3播放的哀乐声中不断的把纸钱,冥币等投入火中。而在旁边的马路上,用晒干的玉米棒(一端已浸满了煤油)点燃后整齐排列成两行的长明灯就闪烁在我们的前方。

面对此情此景,我的思绪一下子又回到了四十多年前的我那个小山村。

村长武良才的母亲过世了。这在当时自然是全村人的一件大事。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当我们几个知青找到队长笨拙的表示哀悼的心情时,他身旁的人对我们说,你们就不要出份子啦,愿意的话,就从场面上抬点麦秆子回来当柴火吧。

于是就跑到场面上,用运送麦秆子家什抬了几次,也算是帮了忙了。当晚就吃了转天送葬前的第一顿油糕。

晚上将近半夜的时候,我平生第一次经历了’叫夜‘的全过程:先是几位后生把沾过煤油的粉笔每走几步插进地里,待半个山腰出现了一条白色的光带后,几乎全村的人就开始了转山运动。我只记得所有女人们的面部都用白布遮盖着,并大声哭喊着。而沉默的男人们则走在后面,清冷的夜空下只留下我们几个知青远远的注视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绿灯闪现后,我们的车子小心翼翼的开了过去。后来到了住地,我被告知晚上见到‘白事’并非是坏事。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